不會真有人信《輝夜大小姐》抄襲吧?

四月新番《輝夜大小姐》第4集的個別分鏡像《化物語》,估計很多人當場就看出來了,還有人做了對比圖算是帶觀眾們回顧了一下。不過傳著傳著就傳出了“抄襲”的聲音,還有人陰陽怪氣的說“日本動畫叫致敬,中國動畫叫抄襲”。也有人憤憤不平地解釋抄襲和致敬的區別,但這是一個錯誤的出發點,沒有在必要在這個話題上糾結。

不會真有人信《輝夜大小姐》抄襲吧?「這屆觀眾」確實不行

首先說說動畫版權的歸屬問題,應該沒有人看不到動畫的“Aniplex”片頭吧,Aniplex不僅是制作委員會成員和動畫的版權方,而且根據演職人員表上的排列順序來看,還是出資最多的“主干事”公司,在動畫企劃中佔有很大的話語權。這就像讓《幸運星》的角色穿上《涼宮春日》的衣服那樣,不是一個應該討論“版權糾紛”話題的案例。

不會真有人信《輝夜大小姐》抄襲吧?「這屆觀眾」確實不行
不會真有人信《輝夜大小姐》抄襲吧?「這屆觀眾」確實不行

再提一下《輝夜大小姐》的企劃人岩上敦宏,他在擔任Aniplex社長之前,有一個“王牌制片人”的美譽。可以說沒有岩上敦宏敏感的商業嗅覺,和他在講談社、西尾、shaft之間的牽線搭橋,就沒有當初的《化物語》動畫。之後為《魔法少女小圓》招兵買馬,還請了老虛做劇本,也為作品日後的成功埋下了伏筆。

對於新房昭之來說,即使與岩上敦宏稱不上過命的交情,至少也算是事業上遇到的“貴人”。憑兩人的關系,在作品中玩個梗簡直是小意思。當然,這又涉及到另一個問題,“玩梗算侵權嗎?”實際上雖然沒有人真的會控告對方,但在自家作品中出現別家的元素,都是需要提前通氣的。比較講究的作品,還會把被“致敬”的一方放在片尾的“協力”一欄中。

不會真有人信《輝夜大小姐》抄襲吧?「這屆觀眾」確實不行

最後再說一下《輝夜大小姐》導演畠山守與《化物語》新房昭之的關系,早期畠山守還用小俁真一這個名字的時候,就跟著新房昭之畫分鏡了參與過《夏之嵐》《荒川爆笑團》的等作品,新房又是那種很喜歡統一作品風格的人。嘴上說著“我沒有專門要求他們這麼畫分鏡,是他們自己想畫成這種風格的”,實際上跟他干過的人,不管是不是承認師徒關系,都深受其毒害。

不會真有人信《輝夜大小姐》抄襲吧?「這屆觀眾」確實不行

畠山守在《輝夜大小姐》裡面用上一點師傅的手藝,這也是合情合理的吧。另外,在挑戰“版權權威”方面,新房可是當仁不讓,連迪士尼都敢惡搞,在收律師函的邊緣反復試探,如今被自己的徒弟惡搞一波,也算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吧。

總之,我上面說的內容,知道任意一點的話,也不至於把話題扯到“抄襲”上去,只能用一句老生常談的話去概括——“這屆觀眾不行”。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