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在夜晚獨自閑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故事名為《徹夜之歌》,又名《夜曲》,又名《那徜徉在夜晚的歌聲》,又名“品血要在成為夫妻後”,又名“為什麼我朋友就碰不上這種好事。”

當然了,後面沒打書名號的都是我編的……

這是一部戀愛日常番,就像其他的日常漫畫一樣,日常得很異常。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故事開始於某個晚上。

成績優異,人緣挺好卻有點社恐的初二學生夜守光正開始著他人生第一次夜間閒逛。

就像許多獨自體驗第一次刷夜的朋友一樣,夜守光一邊激動地享受著夜晚的愜意與神秘,一邊想象著夜晚該做的事情。

最終,在翻了老半天網頁論壇後,這位14歲的少年懷著激動的心情,決定買一罐啤酒……呃不,果汁來喝喝。

就在他躊躇於自動售賣機前時,一位戴著兜帽的神秘少女忽地出現在他身邊,開口第一句話就是: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一句話差點嚇跑了咱們未成年的男主角,假如他跑得再快一點,那麼漫畫就可以直接完結了。

但實際上是,他被少女一把薅住,拽到跟前,一句話直直擊到了心坎上。

“你啊,是不是睡不著?讓我來幫幫你吧。”

懷揣著幾分好奇,夜守光就那麼稀裡糊涂的答應了。

隨後,少女帶著他在夜晚的街道上開始閒逛。

他們首先遇到了三位迷迷糊糊的醉酒大叔,夜守光驚訝地發現,即便少女並不認識這三位大叔,卻僅憑著三兩句話就能和他們聊得火熱,仿佛是一群老朋友。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而輪到自己上前打招呼時,那唯唯諾諾的樣子反倒引來了一片尷尬,結果還是靠著這位謎之少女救了場。

夜守不解,少女卻告訴他——

現在可是深夜,是自由的時間哦。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緊接著,少女就邀請夜守光去她家過夜……

才剛到家,少女就脫下外衣邀請夜守光一起睡覺……這“自由”的場面一下子把夜守光嚇了一跳,剛想轉身逃跑,就又被少女一把薅住,並進行了一番頗具曖昧的勸說。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然後,這小子還真就糊裡糊涂地躺下了……

你以為劇情的車輪子接下來就會直接碾到你臉上嗎?並不!

就在男主使出“假寐”技能後不久,謎之少女終於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露出了她那對邪惡的獠牙!

是真的獠牙,很尖的那種,一口就咬在了男主夜守光的脖子上大快朵頤起來。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講到這,相信各位老司機應該也能看出來了,這位謎之少女是一名吸血鬼

她之所以這般“勾引”夜守,也只是為了大半夜的找個夜宵填填肚子。

然而令吸血鬼感到驚訝的是,咱們夜守光同學的血居然尤其的可口,僅僅一口下去,整只鬼就嗨到不行。

既然被吸血鬼啃過了,那麼按照傳統套路,只要沒被吸死,男主角就該變身吸血鬼覺醒超能力了。

確實,他自己也是這麼以為的,但可惜並沒有。

因為在這部漫畫裡,要想成為眷族,需要一個必備的條件——

愛上吸血鬼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更加有趣的是,我們的主角夜守光還發現,眼前這位一晚上都在滿嘴跑火車、開黃腔的吸血鬼少女,一提到“戀愛”,反而似乎是有些羞怯了起來。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她本人對這個設定還有一個挺厲害的邏輯,即:吸血鬼吸血等同於“不可描述”加“進食”,同時滿足兩大原始欲望。

如果吃一頓飯就把食材同化為同類,想來不是很惡心的一件事嗎?

嗯——言之有理。

於是,為了弄清楚一些問題(順帶著緩和一下氣氛),少女一邊解釋一邊同夜守光一起又回到了大街上。

他們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學校平淡的日常、青春期少年少女們的戀愛煩惱,與那些只有在白天才會出現的問題。

也就在這些閒聊中,夜守光突然意識到,以前的自己只想去做一些合乎規矩的、所謂正確的事情。

平時的生活按部就班,自己卻並沒有想要完成的事,更沒有想要成為的人。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他自己一直都顯得很完美,很聽話,卻說不出有什麼興趣,更談不上有什麼欲望。

一開始可能只是因為一些煩惱,又或者是一時的沖動。

男孩背著家人偷偷溜了出來,結果就像品嘗禁果一般品嘗到了屬於夜晚的自由。

而此時,吸血鬼少女就站在他面前,在白日到來之前,說出的每一句話都在敲打著他那顆逐漸躁動的內心。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夜晚的世界,是距離你心底那些煩惱和苦悶,最為遙遠的地方。

這樣的事,不繼續做就太可惜了啊。”

“而跳出日常的囹圄,讓你感悟到了什麼呢?”

或許就是在這一刻,夜守光同某位前輩一樣意識到了,“人類是有極限的,他自己的局限性更是強的很。”

他不想再這麼渾渾噩噩下去,他需要一個幫助。

然後,一個大膽的決定在心底萌生出來——

他不做人了!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終於,我們的夜守光同學勇敢地站了起來,朝著眼前那位吸血鬼少女大聲宣布,自己將要努力愛上她,只求她將自己同化。

作為交換,少女只消每晚吸一點他的血當美味小點心。

一段青檸檬般的夜間人鬼戀愛故事,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往後的日子裡,他們在夜間飛行,在街巷穿梭,在夜晚的濾鏡下觀察並體會著這個世界的另一部圖景,在靜謐與黑暗中感悟著白日的喧囂賦予人們的萬千世情,和那些消化不掉的後遺症。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徹夜之歌》《粗點心戰爭》的作者琴山(コトヤマ)於2019年8月在《周刊少年Sunday》上發表的連載漫畫,由小學館、東立出版社出版。

畫風獨特,題材相對小眾,屬於那種蠻有意思的,喜歡的特喜歡,不喜歡的也實在喜歡不起來的慢熱番。

這部戀愛番的獨特之處很明顯,其一是時間位於夜晚,本身就帶有了一點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色彩。

其二是作為一部戀愛番,其實有很大的篇幅都在探討人際關系與成長問題

在這一方面,琴山的風格顯得還挺真實的。

男主角不善表達,女主角沉迷打游戲,這種社恐加深宅的配置反倒能反映出不少問題來。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琴山在漫畫中提出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越來越多的人喜歡熬夜。

這個問題在一開始就給出了答案:

因為人們對今天這一天還沒有感到滿足。

我本人作為一名熬夜小能手,拋開工作與失眠的時間外,更多的則是懷揣著一種“舍不得睡”的心態在熬夜,哪怕第二天起床會困的要死。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盡管我在夜裡並沒有什麼事情可做,卻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了自由。

然而,這種“自由”的背後隱藏的是來自白天的壓力和束縛。

回想一下我們的童年,相信多數人打一出生就已經被各種興趣班和課業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隨著內卷的日益加重,這種“被迫安排”在逐漸的低齡化和嚴重化,甚至佔用了我們除睡眠以外的絕大多數時間。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當我們沒有足夠的時間來讓自己安排,以滿足我們的欲望與放縱時,或許我們唯一能擠出的時間,只剩下夜晚了。

其次在於當下環境中逐漸稀缺的“孤獨感”,或者說是一種“邊界感”。

事實上,在我們被迫工作的日子裡,我們也在同時進行著“被迫社交”,並且在社交規矩的束縛下越來越疲乏。

這種被迫社交的狀態並沒有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卻直接侵犯到了個人的邊界。

這點在漫畫中《公司裡的酒會真是煩死人了》這一篇裡得以很好的體現。

白河清澄女士是一位雜志社的編輯。

她視公司的酒會為精神負擔,並為職場性騷擾感到困擾。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某天晚上,當她又一次拖著疲憊的身軀從公司的酒會中逃離時,突然想起了半年前曾在七草薺的助眠屋中接受過非常舒服的按摩服務。

沒錯!作為生活在現代社會的吸血鬼,可不能沒有賺錢的本事!

而小薺的工作就是開按摩房(她自己稱為“助眠屋”)幫別人放松和助眠,生意很正經的那種。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在助眠按摩時的閒聊中,夜守光得知白河其實很喜歡夜晚獨處,沒有繁重的工作,沒有虛假的笑意,更沒有喧擾的噪音和條條框框的規矩,有的只是獨自的清淨。

聊著聊著,白河竟哭了出來。

長期處於高壓的工作環境下,她早就受夠了。

偏偏這個時候公司又來了電話,叫她大半夜兩點趕去加班——在她本該休息的時間裡。

那一刻,夜守深切地察覺到出現在白河臉上的那股強忍的委屈和絕望。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夜守不願讓白河去公司,他覺得大半夜去公司加班這種事根本不正常,更不想看到眼前這個女人尚未盡興就要離開。

七草薺也心神領會,直接將白河從樓上扔了下去。

在快要落地時將她接住,兩人一鬼一同站到了馬路的正中央。

“既然大家都不正常,為什麼不放縱一下呢?”

“當你走到馬路的正中央時,有誰會不想放縱一番呢?”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白河笑了。

許是按摩確實讓她放松了下來,又或是因為剛才的跳樓太過刺激,她為眼前這位有些氣憤的少年笑出了聲。

盡管少年不會懂自己的難處,但他卻實實在在地希望自己能夠真正地快樂起來,輕松下來。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她還是去上班了,因為那是她的工作,她沒有辦法。

她不可能因為一個孩子天真的話語就任性,但夜守光的坦誠確實讓她開心了很多。

這一篇的結尾我相當喜歡。

事實上,在《徹夜之歌》中充斥著許多類似的情節,讓觀眾感到天真可愛卻不失真實。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當邊界被模糊時,人們往往會以某種“虛假”來當作“邊界”的補償,然而這種補償也只是權宜之計。

相比之下,“獨處”和“安靜”就更為了一種稀缺品和緩沖劑,於是我們開始從夜晚汲取這種“孤獨感”來讓自己感到安心。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說了這麼多雜七雜八的,大家是不是都快忘了,《徹夜》本來是一部戀愛番來著?

誠然,漫畫裡包含了許多其他方面的內容,但在戀愛相關的劇情上,它的表現一樣不俗。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我爸媽今天都不在家》一篇中的結尾。

在和七草薺相處挺久之後,夜守光發現吸血鬼同樣有他們的難處。

他們要克制對血液的欲望,要面對他人的目光和看法,要面對人類社會的道德倫理觀(雖然不受制約),最現實的是,他們得面對一位捕殺吸血鬼的偵探……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夜守啊,你成為吸血鬼後,到底是想去做什麼呢?”

“我究竟是為什麼想成為吸血鬼來著?”

夜守光也迷茫了。

在他見過無數次夜晚之後,在他受到摯友的質問後,在他面對過未知的危險後,他發現自己對吸血鬼這一種族仍舊知之甚少。

他所見到的,只是夜晚與小薺四處游蕩的快樂。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但生活不只有快樂,麻煩與煩惱才是常態。

驚喜只是生活的禮物,平淡的日常才是生活的真相。

這一切的一切,本質上都是七情六欲,和人類也沒什麼差別,他動搖了。

他問過了小薺的吸血鬼朋友們,問過了捕殺吸血鬼的偵探。

最終,他將小薺邀請到家中,想要了解得更加清楚。

可小薺的回答卻是:

“你之所以會在夜晚感到愉快,是因為夜裡的‘日常’才是‘異常’。

你的日常本應該是白天和校園。”

“當夜晚成為你的日常過後,你還能感受到同等的刺激嗎。

如今這些讓你感到愉快的事情,是否已經逐漸日常化了呢?”

最終,這一話以小薺輕舔夜守脖子上的齒印來代替吸血,然後離開作結束。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而關於這個情節,我見過最好的說法是評論區某位老哥的說法: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我們見過的許多戀愛番,多以男女主愉快的在一起為結尾(當然了也有be的)。

但琴山所想的,似乎是“在一起”之後的事情,是那些歸於日常與平靜的生活。

時間不會因為戀愛的快樂停下腳步,戀愛伊始總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驚喜。

可當你認清了愛情背後的真實時,當那些激情也逐漸褪去,你是否還敢於去創造驚喜,敢於令熱忱的火焰不息?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愛人”並非是一種情緒,而是一種能力。

能力的大小決定著情感生活的色調,調配著日常相處的滋味。

我們的年齡日益增長,可“愛人”的能力卻未必會比一個14歲的孩子更強。

這一點在《徹夜之歌》中,不僅僅由男女主,亦由其他角色的生活模式折射出來。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作為一部戀愛番,它討論的內容不拘於日常,不拘於戀愛,而是多方面的。

看似沒有主線,卻又能隱約察覺到作者似乎是在下一盤大棋。

突然整個活,以至於某些時候會讓你以為這是一部戰斗番……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情節方面,看似慢熱,忽然歡脫。

它少有讓讀者甜到發膩的秀恩愛畫面,多的是一些共鳴和理解(還有你的姨母笑)。

而畫風方面同樣不俗,從裡面找個封面或者表情包之類的也完全可以……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這就是《徹夜之歌》的高明之處。

它看到了比日常稍微高一點點的東西,並直白的拋出了這些問題。

它並不試圖去告訴你什麼,而是通過“戀愛”話題與其他各種問題情況相互映射,讓讀者在某些地方能夠有所思考。

而作為漫畫作者的琴山又是怎麼想的呢?

“讓我們一起在夜晚尋求救贖吧!”

她在卷尾如此誠懇地寫道。

男主在夜晚獨自閒逛時,遇到饞他身子的小姐姐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