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敗犬,還沒上賽道就已經輸了
真正的敗犬,還沒上賽道就已經輸了

新番《電光機王》圓滿完結,這期分享一下我的一些碎碎念。

既然標題都提到“敗犬”了,就先說說金石。雖然前幾集也能看出她對阿蓬的好感,但最終話的片尾更是“蝦仁豬心”,不僅把她的照片和夢芽放在一起,還讓鳴衣小小地戲弄了她一下。

本來要不是某個官博寫錯了“今石洋之”的名字,我可能都沒機會知道這個女孩叫金石。要說她是敗犬還有點牽強,但迫害的表情包倒是不少,皆大歡喜的結局裡就只有她沒能如願,也確實讓人心疼。

真正的敗犬,還沒上賽道就已經輸了

其實包括金石在內的小團隊,除了少數情況下需要通過對話來推進劇情之外,主要還是為主角之間的關系進展服務的,俗稱“工具人”。在整天被朋友簇擁的阿蓬面前,夢芽的孤獨也被放大了,也正是這樣的契機讓她接觸了阿蓬;而在特立獨行的夢芽面前,原本只會跟在團隊裡隨聲附和的阿蓬,也有了自己的主見。

真正的敗犬,還沒上賽道就已經輸了

正是這種能給對方帶來改變的關系,將主角們緊密地聯系到了一起。最後一集正反兩派的對話,也是這種關系的體現。十駕對於大哥的背叛感到憤怒,卻又被他堅守原則的魄力所折服;原本不想戰斗的貉,在歷的影響下意識到自己除了怪獸一無所有,但恢復斗志也意味著兩人的對立;阿蓬和沉雖然到最後都沒有相互理解,但沉的觀點讓阿蓬堅定了自己想要“獲得不可替代的不自由”的信念,而這份不自由其實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包括與南夢芽的關系。

真正的敗犬,還沒上賽道就已經輸了

所以作品能讓人感動的要素不僅體現在那些取之於生活的真實行為上,人物們之間逐漸積累起的感情,也讓故事的發展足夠有說服力。在人物關系的處理上,《電光機王》確實令人滿意,難怪有人說這是七月最佳的“戀愛動畫”。

真正的敗犬,還沒上賽道就已經輸了

不過在“解決人物內心問題”的方面,作品還是選擇了比較取巧的方法。

第10集借助怪獸的力量,所有人都有機會回到了自己耿耿於懷的那個時期,直面自己的心靈創傷。即使用上了花哨的分鏡演出,和有些意識流的敘事手法,也不能否定這是“解開心結”最簡單、直白、明確、有效的方式了。一旦缺失了這種“直達心靈”的超自然現象,想解決真正的問題可能就會像“尋找真物”那樣變成謎語人對線。

這種手法用一兩次還是很容易被觀眾接受的,但導演雨宮哲的職業生涯中,不可能甘心每次都交上一樣的答卷。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