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吟唱水魔法開始,沙優是為了排解寂寞嗎?反正結局是发糖

六一兒童節到了,《剃須然後撿到女高中生》小說最終卷也正式發售,當初網絡流傳的小說插圖也終於得到最後的文字證實,是偏向發糖的開放式結局——我回來了,吉田先生。相同的地點與路燈下,兩人再度相遇,此時沙優已經不是JK,吉田卻沒有和後藤在一起,後藤等了幾年都30多歲,真就浪費青春與時間了,肯定有人對後藤抱不平,那只能怪吉田和沙優日久生情,以及後藤當初的傲嬌,才有了後續的故事與結局。

  吉田和沙優兩人心意上基本是相互有好感,只不過當時沙優還是JK,作者就是想避免繼續引起爭議而放在幾年後,用一段熟悉的相遇與簡單的問候,來暗示兩人的結局,但又不繼續讓兩人的結局具體延伸下去,留給讀者想象的開放式結局,反正是偏向發糖,不然也沒必要讓吉田和後藤沒能成為戀人,讓吉田單身到沙優再度出現。

  動畫趕進度的趨勢也是想直接走向結局,關於沙優過去被欺凌的故事魔改有些厲害,讓小說黨表示動畫避開很多問題點,讓原本欺凌沙優的悠月角色淡化成路人角色,並且將欺凌對象沙優排除,改為只有結子被欺凌,關於沙優母親也不多加描述了,快進到沙優離家出走就是了,最後唯一能體現出哥哥很亞撒西,作為妹妹的沙優傻白甜到觀眾覺得不可思議。

  讓觀眾不可思議的部分就是第9集內容,沙優哥哥給了30萬日元作為生活費,千叮萬囑沙優一定要到正當的旅館暫住,遇到危險就一定要打電話聯系他,結果這兩點完全做不到,錢沒有花完前還能做到,錢花完後整個人就變得空虛和自暴自棄。沙優在旅館無吟唱水魔法那段是要表達她的空虛嗎?真的很突然,前面才跟歐尼醬告別,轉眼就來這段表演讓觀眾感受到宅男是怎樣行動,宅女就以相似思維行動,從而排解寂寞感。

  當初第4集就有一閃而過的片段,沒想到制作組真的制作出沙優使用水魔法,不過沙優這一幕行為與心情描述,讓我們更加相信為什麼她那麼輕易就轉職當神待少女——排解寂寞與空虛,甚至讓人覺得自暴自棄和不願回家都是借口,需求才是目的,大家苦苦思考的第一人出現了,是隨處可見的帥氣打工人,感覺比吉田還要帥氣,卻做出這種事情,第一人與吉田相比,到底誰才是真男人呢?

  校園欺凌這種事情在日漫經常出現,可能我們還覺得似乎有點多甚至誇張,但還是有人相信現實中欺凌就是這種感覺,甚至做出讓人不可理解的過激行為(欺凌與被欺凌者),但沙優擁有這種神待少女想法的作品實在太稀有了,讓人難以相信居然還有這種想法的人,實在難以理解到要噴作者到底怎麼想出來的,現實中神待少女都是這種思想的嗎?

  這也是觀眾產生爭議的其中一點而已,不知道小說結局留白部分,制作組會不會在動畫結局裡也是這樣還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