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術士》劇情繼續魔改:剎那有點像喵帕斯,魔族竟是我自己?

本季度與裡世界沒多大差異的《回復術士的重啟人生》進入到第七集,一打開就是OP貼臉,前面6集都有一些正片劇情出現後再播放OP,唯獨第七集不一樣,難道是大事不妙?不過再怎麼大事不妙,棍勇最後的良心安娜姐被作者獻祭後,他就表現出沒有任何顧慮地進行復仇,包括出於自己的原因導致村民被抓,他也有進行策劃如何營救,但制作組似乎把側重點放在每周N發內容上而劇情魔改。

《回復術士》劇情繼續魔改:剎那有點像喵帕斯,魔族竟是我自己?

棍勇在來拯救村民前,是有充裕時間去潛入敵方陣地而更改結界效果,在動畫裡就是棍勇的一句話帶過這過程,雖然一開始,我們以為棍勇還是有點良心拯救村民,而事實上他確實有心拯救村民,但他不被“人質”這兩個字而束縛,說出一些只有“惡人”才會說出來的話:反正動手的人不是他自己,而是士兵他們,他已經來救人了,怎麼會把村民的死歸咎於他身上呢?要是一般的正義角色,看到村民因自己而死,早就自責到崩潰,這就是棍勇不按套路走的邪道設定。

《回復術士》劇情繼續魔改:剎那有點像喵帕斯,魔族竟是我自己?

當然,棍勇知道村民早就被諾倫偷偷下毒後,除了憤怒,他就更加無所謂了,反正都是救不了他們,當場復仇就完事了,心情舒暢最重要。而第二公主芙蕾雅與冰狼族剎那參與營救計劃之前,是跟棍勇訓練魔法使用與戰斗模式,因為她們會遇到近衛隊副隊長,本來副隊長是協助芙蕾雅一起演戲,但後來他的正義之心覺醒而向芙蕾雅攻擊,於是芙蕾雅與剎那的訓練成效就與副隊長戰斗中得到體現。

《回復術士》劇情繼續魔改:剎那有點像喵帕斯,魔族竟是我自己?

顯然制作組把這段戰斗相關劇情都刪掉了,我們自然看不到所謂的副隊長,只有芙蕾雅順利地根據劇本而蠱惑人心,只是一言不合就唱歌是真的想不到,剎那在旁邊都看呆了——我只聽到“啊啊啊”,這一定不是普通人能夠聽懂的美妙歌聲。這場戲就在棍勇安排芙蕾雅的人心蠱惑下而落幕,雖然說棍勇也替村民復仇,但還是覺得村民挺無辜,沒想到棍勇用這種極端的方式拯救,而僅剩下的那名少年會不會因此重走棍勇復仇之路,向棍勇復仇呢?

《回復術士》劇情繼續魔改:剎那有點像喵帕斯,魔族竟是我自己?

提到剎那,這次她不去抓住棍勇的未來了,而是提出讓棍勇感到有趣的觀點——魔族竟是我自己?人類眼中凶殘的魔族很可怕,但魔族眼中也會有同樣的看法,尤其是第二公主諾倫對魔族的手段,那真的是惡魔,所以,魔族是統領魔物且擁有魔力強大的動物,人類哪一點都符合。只不過剎那不懂棍勇的笑點,擺出一張卡哇伊且充滿迷惑的表情,就讓人感覺怎麼有點像喵帕斯?要是剎那把頭發留長,說不定就是獸耳娘版喵帕斯。

《回復術士》劇情繼續魔改:剎那有點像喵帕斯,魔族竟是我自己?

漫畫本篇章結尾是提到劍勇裝上了不屬於她的未來,而進行她喜歡的運動,是給讀者暗示下一個復仇對象就是她,但第一季內容把棍勇攻略魔王與諾倫內容做完就差不多了,所以制作組不把這段內容制作也無所謂,只是減少了觀眾對劍勇的惡劣印象而已。總的來說,制作組這些魔改也不會偏離主線,無非是為了每周N發內容上留下充裕時間,畢竟這種作品的看點除了棍勇復仇就是lsp期待的內容。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