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繼續「摸魚」,但《無職轉生》給得實在是太多了

今天隨便聊聊動畫美術。美術體現在動畫成品中,可以簡單地理解為背景。不過在設計階段,還要考慮各種各樣的合理性與功能性,追求與動畫風格和整體氛圍的契合,有時也有輔助敘事的功能。

本想繼續「摸魚」,但《無職轉生》給得實在是太多了

美術相對於人物主要是陪襯作用,連續給幾個純背景鏡頭讓美術隨意輸出的篇幅不會太多。多數情況下,背景的設計是不會喧賓奪主的。即使是在設計和使用階段適當的“摸魚”,一般觀眾也並不會在意。像男鹿和雄那樣,為了畫一片草地把當地的雜草都考據一遍的做法,估計也只適用於預算和工期都充足的作品。

本想繼續「摸魚」,但《無職轉生》給得實在是太多了

美術監督三宅昌和這些年來參與了大量的異世界動畫,例如《為美好世界獻上祝福》《記錄的地平線等》。他在負責《賢者之孫》的時候,很巧妙地把之前的素材用到了作品中,大大縮減了設計成本。以至於影響了包括《盾勇》在內的一些異世界動畫,所有的新手村都變成了圓形圍牆加一條河的模式。

本想繼續「摸魚」,但《無職轉生》給得實在是太多了

當初看到他要負責《無職轉生》的時候,我內心一陣狂喜,難道又要看到著名的“異世界橫店”了嗎。但他這次並沒有摸魚,《無職轉生》的制作預算明顯是要高於上述的異世界作品的,“一分錢一分貨”做動畫這點良心還是要有的。而且退一步講,美術的基本要求是要契合整體氛圍,作畫部門那麼爆肝出力,背景肯定不敢拉胯。

本想繼續「摸魚」,但《無職轉生》給得實在是太多了
本想繼續「摸魚」,但《無職轉生》給得實在是太多了

《無職轉生》第三集也給了美術不少發揮的機會,三宅昌和明顯也是抓住了這個機會,用巧妙的色彩和構圖,展現出了小村子周圍美不勝收的一面。由於這次美術非常出力,導致作畫層和背景層的對比過於明顯,比如第一集水球擊倒樹木的那一段,“作畫樹”與“背景樹”比起來顯得過於簡陋,放在一起甚至多了一點搞笑效果。

本想繼續「摸魚」,但《無職轉生》給得實在是太多了

當然,就算是預算充足,該摸魚的地方也可以適當摸一下。比如這一幕的構圖,基本上是完全仿照勃魯蓋爾的《收割者》畫的。說這是致敬倒也可以理解,但大概率還是單純想偷個懶吧?三宅昌和黑歷史+1。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