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跟動漫較真?這是在侮辱作者,不合理的劇情也是精心設計的
不要跟動漫較真?這是在侮辱作者,不合理的劇情也是精心設計的

最近看有人在討論“《十三機兵防衛圈》中最讓人震撼的是哪段劇情”。對我來說,應該是眾人醒來之後目睹“真實世界”的部分。其實從一開始我就對於“駕駛機甲的時候身上的衣物憑空消失”這個設定產生疑問了,但一直用“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來說服自己。最後揭秘的時候,與其說是震撼,倒不如說是為自己沒發現這個重要伏筆,而感到有些羞愧。

不要跟動漫較真?這是在侮辱作者,不合理的劇情也是精心設計的

動漫中也有許多這樣的案例,比如最近剛剛入圍第51屆星雲獎的作品《彼方的阿特拉斯》的改編動畫。作品從一開篇就有一個難以忽視的大問題存在,主角一行人被人陷害,本應該被傳送到遙遠的太空葬身宇宙的。但傳送的終點,卻剛好停著一艘空無一人,還能正常運轉的宇宙飛船。

最初這段情節,只能用巧合來解釋了,我當初以為作者為了講故事犧牲了一些合理性。後來隨著劇情的慢慢發展,就連真正的內鬼也對飛船的來歷一無所知,這就更讓人摸不著頭腦了。直到最後提到人類的遷移計劃時,所有真相才全部揭開。一行人傳送的目的地才是曾經的地球,人類曾在這裡設置了傳送坐標,周圍有飛船也就相對合理了。

不要跟動漫較真?這是在侮辱作者,不合理的劇情也是精心設計的

曾經還有一部口碑大逆轉的作品叫《失落歌謠》。前幾集並沒留下什麼特別讓人耿耿於懷的橋段,但就是有大量的不合理之處,時間地點相互沖突的細節也不少。比如核心設定是“失落歌謠”已經失傳多年了,只有女主角會唱,但這個設定還沒捂熱乎,隔壁公主就唱出了這首歌,看得人滿頭問號。

但看到最後才猛然發現,原來女主和公主的故事線並不處於同一個時空,之前的所有不合理,都是在我們擅自以為兩人處在同一時空的前提下做出的判斷。

不要跟動漫較真?這是在侮辱作者,不合理的劇情也是精心設計的

其實這樣的案例不光動畫裡能找得到,電影小說裡都有。

比如《大偵探皮卡丘》裡有個問題,為啥其他的寶可夢吸入紫煙會發狂,只有男主角的皮卡丘不會,難道是因為主角光環?最後發現原來是因為皮卡丘與某人交換了靈魂,人類吸入這個是不會發狂的。

不要跟動漫較真?這是在侮辱作者,不合理的劇情也是精心設計的

再比如推理作品《雪人》中,農場案的事發現場,作者並沒有對凶手殺雞行為做出描寫,但事後調查發現某只雞的身上留下了凶器的痕跡。明明已經在遠離農場的森林中完成了行凶,事後凶手又回到農場殺雞,這是非常不合理的,難道只是為了留下線索供別人順藤摸瓜,凶手就這麼有自信嗎?後來故事揭秘,原來凶手拿雞血掩蓋了某些更重要的證據。

不要跟動漫較真?這是在侮辱作者,不合理的劇情也是精心設計的

我覺得當看到作品的不合理之處的時候,應該更加重視,而不是避而不談。

在此基礎上,不管是批評還是認可都是有價值的,但很多時候明明是很認真的分析,卻被人吐槽說“為什麼跟動漫較真?”“不要在意這些細節”等等。這種放棄深入思考的行為,既是對自己的輕視,也是對作者的侮辱。每一個“不合理”的劇情都有可能是重要伏筆,也隱藏著作者的精妙設計。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