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動畫人討論當初進入業界時的地獄生活,做動畫真是太苦了。

最近推特上不少動畫業界的大佬又討論起了動畫業界的薪酬問題,他們各自分享了自己當初進入業界時候的地獄般生活。

日本動畫人討論當初進入業界時的地獄生活,做動畫真是太苦了

這位太古之月是《魔法禁書目錄》以及《某科學的超電磁炮》系列作品的人物設定田中雄一,他說自己靠著每月15000萬的生活費過了10個月,在公司裡肚子餓到動不了,之後被稅務局一臉認真的詢問,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日本動畫人討論當初進入業界時的地獄生活,做動畫真是太苦了

曾經繪制過《SSSS.GRIDMAN》的原畫師齊藤健吾也表示自己最初任職的時候工資是8000日元,這根本不是人過的日子,必須要改變當下的現狀,這真的是業界最糟糕的部分。

日本動畫人討論當初進入業界時的地獄生活,做動畫真是太苦了

還有一個在工作室干活的動畫人也表示,他在工作室裡熬了3天通宵做了4000日元的工作,看樣子比上面的這些大佬混得更慘了。

相信不少人都看過一部名為《白箱》的動畫,這部動畫主要講述的就是一部關於動畫業界職場的故事,相信看過這部作品的小伙伴都對於動畫制作有一定的了解。

日本動畫人討論當初進入業界時的地獄生活,做動畫真是太苦了

而這裡就有網友拿《白箱》來舉例子,通過將參與動畫制作的職場人員來對比,明顯所有制作者的年收入加起來都不如超有名聲優,而且差距還不是一般的大,最低的安原繪麻也就是所謂的新人原畫師年收入也就僅僅只有110.4萬日元,遠遠低於日本人均年收入,要憑借這點工資來生活是遠遠不夠的。

日本動畫人討論當初進入業界時的地獄生活,做動畫真是太苦了

相信不少網友也知道這一點,同樣的也同情過日本那邊的新人原畫師,希望能夠提高一下工資,日本那邊自然也有不少這樣的聲音,但這麼多年來基本上就沒有多大變化,不少知名動畫媒體分析過這種原因。

日本那邊給出的理由是:動畫委員會給動畫公司的制作費不夠。不過個人更加認可是廉價外包導致的情況。

日本動畫人討論當初進入業界時的地獄生活,做動畫真是太苦了

相信不少漫迷在追番的時候都能夠經常發現動畫最後的ED部分出現得越來越多國內的動畫公司,也就說明了日本動畫外包的現象是越來越多了,理由自然是外包的便宜。

日本動畫人討論當初進入業界時的地獄生活,做動畫真是太苦了

用上面的新人原畫師110.4萬日元來舉例子,如今用110萬日元換算過來有7萬多人民幣,平均分下來每個月也有差不多有6000,哪個行業剛入職的新人能夠有6000元?恐怕升職之後都沒有這麼高吧,而且這還只是拿國內來舉例,其他國家的還沒算。

這樣看來日本原畫師競爭的就不單單同行了,還有國外的外包動畫公司,你不做自然有別人搶著做,工資自然也提不上去。

日本動畫人討論當初進入業界時的地獄生活,做動畫真是太苦了

除了外包方面之外制作費不夠這方面也確實存在,還有入坑業界的新人多、不過就職方面不穩定容易跳槽導致公司對新人培養不重視等等,這裡就不一一提到了,感興趣的網友也可以自行去了解。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