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很唬人的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背後是京都動畫的嘗試與掙紮。

在十多年前,你一定想不到京都動畫居然會變成原作粉碎機,因為他們粉碎的還是自己旗下文庫的原作,並且粉碎之後的樣子還挺好看的。

在二十一世紀初,京都動畫憑借《涼宮春日的憂郁》、Key社三神作《Clannad》、《Air》、《Kanon》、《幸運星》、以及後來的《輕音少女》等作品的改編,無論在動畫觀眾群體,還是動畫業界中都建立起了一個無比強大的形象。

聽著很唬人的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背後是京都動畫的嘗試與掙扎

常常有觀眾說”《冰菓》之後無京都”,但無論是《冰菓》之前還是《冰菓》之後,京都動畫都一直在為各家文庫版權瘋狂打工,做出一部又一部佳作、名作、乃至神作的背後,獲得的是光有名頭沒有實際的”京都出品,必屬精品”。

誠然,京都動畫在業界中的BD銷量堪稱一騎絕塵,但也正因為如此,當他們的BD銷量開始逐年下降,再加上萌生了不甘於永遠只給版權方打工的心態時,京都動畫就開始發生了改變。

聽著很唬人的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背後是京都動畫的嘗試與掙扎

BD銷量一萬五,背後卻沒有原作黨的輕改動畫

KA Esuma文庫就是一切的開端,更准確地說是京都一部名為《munto》的原創TV動畫。

這部中文譯名為《仰望天空的少女眼中的世界》的原創TV動畫,是京都想要將版權捏在自己手中的起點。即使該作品最終收效甚微,但在其後的Web月刊《京阿尼BON!》計劃裡,京都也仍然將其選為了頭號作品。

在《京阿尼BON!》計劃也慘遭失利後,KA Esuma文庫就誕生了。作為國內動畫觀眾圈子裡熱門作品的《中二病也要談戀愛》,就正是KA Esuma文庫的第一批投稿作品,它也是京都動畫在《冰菓》之後,除《Free!》和《紫羅蘭永恆花園》外唯一BD銷量破萬的作品。

聽著很唬人的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背後是京都動畫的嘗試與掙扎

但你卻會發現,在國內這個原作黨熱衷於為路人觀眾科普原作的環境裡,卻幾乎沒有人在討論中提及《中二病也要談戀愛》的原作。

原因無他,《中二病也要談戀愛》的TV動畫和原作之間的差別實在是太大了。且不談劇情,TV動畫裡的凸守早苗、五月七日茴香、小鳥游十花、甚至包括女主角撿回來的那只貓,在原作中都是不存在的,由此可見TV動畫對原作做了何等程度的改編——至於原作小說,在2017年底出版第四卷之後就正式完結了。

聽著很唬人的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背後是京都動畫的嘗試與掙扎

在文庫版化或動畫化之後劇情大幅刪改的作品其實不在少數,在B站上連續三季穩居B霸寶座的《Overlord》,就是在這兩個階段都經歷了大幅改動的作品,當中尤其以文庫版化時的改動幅度最大,包括”魅魔之恥”雅兒貝德、以及”女裝大佬”馬雷都是在文庫版才添加的角色。

但《中二病也要談戀愛》卻不一樣,因為負責改動的不是原作者,而是京都動畫,因此也就沒有了什麼值得原作黨討論的地方,畢竟這部作品恐怕都沒幾個原作黨。

把爛泥扶上了牆,最終彼此都尷尬

繼《中二病也要談戀愛》之後,獲得第2回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的作品,就是曾經在國內漫展Cosplay圈子風靡一時的《境界的彼方》。

2011年是國內ACG圈子迎來一大波入坑人群的節點,因此國內漫展上的 “姨媽刀”熱潮幾乎是一直延續到《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問世,讓整個漫展都變成一片藍色海洋的時候方才結束。

聽著很唬人的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背後是京都動畫的嘗試與掙扎

對於許多路人觀眾而言,《境界的彼方》的魅力大多都集中在了它的女主角栗山未來身上,那句二次元尬語”沒有未來的未來不是我想要的未來”,也算是低配版的”你指尖躍動的電光”了。

但在京都將這部自家大賞作品動畫化之後,原作的連載很快就腰斬了,雖然很多地方都標明《境界的彼方》仍在連載中,但實際上在2013年10月出版第三卷後就沒有了下文。

聽著很唬人的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背後是京都動畫的嘗試與掙扎

這是一個十分矛盾且尷尬的問題,無論對於京都動畫,還是對於原作者而言都是如此。

從基本沒有原作黨的情況就可以看出,這些京都”自導自演”出來的小說部門大賞是多麼尷尬,在這個連”這本輕小說真厲害!”的地位都開始有所動搖的環境下,京都這個自家小說大賞最多也就唬一下那些對輕小說完全沒有了解的動畫觀眾。

聽著很唬人的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背後是京都動畫的嘗試與掙扎

只要你在國內的網絡社區轉一圈就可以發現,無論是否讀過原作,大部分觀眾對於京都魔改上述兩部作品的行為基本都是持肯定態度,因為就TV動畫以及原作的表現來看,京都動畫已經稱得上是”把爛泥扶上了牆”。

但如果你是這兩部輕小說的作者,在看到自己的作品以這樣的形式動畫化之後,想必心情也會十分復雜。前面的《中二病也要談戀愛》好歹還算是改活了,而後面在日本只能算是不溫不火的《境界的彼方》則顯得格外尷尬,最終作者就在動畫化的同時選擇了棄坑跑路。

聽著很唬人的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背後是京都動畫的嘗試與掙扎

縱使面對同等的風險,也要有屬於自己的文庫

KA Esuma文庫所反映出來的,實際上就是日本動畫業界的某種人才缺失,京都可以把一部幾近是”爛泥”的輕小說改得有聲有色,但他們卻做不出一部同樣水平的原創TV動畫。從這個角度去觀察,你就可以明白原創TV動畫這個招牌是多麼難得。

除了人才層面的問題外,原創TV動畫背後的風險也是許多動畫公司所不願意承擔的,它就像是Web小說興起之前的輕小說業界,只能在市場篩選之前直接進行投資,縱使你對自己的創意抱有再大的信心,本質上也依然是一場賭博。

聽著很唬人的京都小說部門動畫大賞,背後是京都動畫的嘗試與掙扎

以上種種,本質都是京都動畫為了擺脫為版權方打工時的無奈。從風險的角度來看,出自KA Esuma文庫這種幾乎毫無原作粉絲基礎的輕改動畫,實際上所面臨的風險和原創TV動畫並沒有區別,但京都依然選擇硬著頭皮上,好在最終還是搗鼓出來了一點東西。

即使在後來《無彩限的怪靈世界》幾近暴死之後,京都動畫也依然沒有放棄KA Esuma文庫這個爛泥潭,又整了一部尬吹和尬黑無數,甚至讓世界分為”京紫前和京紫後”的《紫羅蘭永恆花園》。只可惜《京紫》的篇幅似乎不足以成就一部神作,這恐怕也是首次有不少動畫觀眾質疑京都改編最終改得不如原作。

這就是日本動畫業界產業鏈的現狀,動畫公司受制於資本和版權難以盈利,日本ACG受眾群體至今仍然習慣於文庫版的紙媒,而各大文庫的格局又早已落定,隨著時間推移陳腐的規制變得越發堅固,最終也就有了京都動畫長達十數年的嘗試與掙扎。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