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一下凱露的尾巴是一種什麽樣的體驗?我迫不及待的試了一下。
摸一下凱露的尾巴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我迫不及待的試了一下

“哼,看什麼看呢,要不是那個整天想著吃的女人擅自把我拉入你們的公會,人家才不願意加入你的隊伍呢!” 一臉嫌棄的正是凱露,一臉很拽的樣子完全不把我當作一回事。

我嘗試摸了一下尾巴

“呀!”

“誰誰誰允許你亂摸尾巴的啊!不准隨便亂摸尾巴”,凱露的尾巴炸起了毛,顯然她對尾巴的觸摸再敏感不過了。

於是我更用力地抓緊了她的尾巴,來回揉搓。

“呀~尾……尾巴,不……不行,啊啊啊啊……”。凱露的臉漲得通紅,呼吸變得急促,喘息中帶著嬌聲,尾巴的毛逐漸軟下來,整個身子也逐漸軟了下來,“不行了,使不出力氣了~啊嗚……”。

摸一下凱露的尾巴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我迫不及待的試了一下

“我加入,我加入還不成嘛……但是尾巴,尾巴不行,不行~~……”

我順著尾巴,加速揉搓的節奏,仿佛能夠聽到凱露的喘息,“呼呼~呼呼~快住手,快住手”。

我輕輕揉搓著她的尾巴,然後向尾巴吹了一口氣,“呀啊!”的一聲,凱露一把抓住我倒在地上,看來她真的沒有力氣了呢,連站穩的力氣都沒有了。

摸一下凱露的尾巴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我迫不及待的試了一下

“繞、繞了我吧,我什麼都願意做喵,再也不會任性了,主人~”。

眼看凱露的眼淚都快出來了,臉上都是汗,可可蘿才用那一如既往沉穩的語氣說道,“主人,玩笑可不要開過了,既然對方都答應加入我們的隊伍了,就繞過她吧”。配合著尷尬地笑容。

“是啊是啊,太欺負人可不好喲,雖然告訴你凱露醬的弱點的就我的說”,一邊發出銀鈴般爽朗笑聲的是佩可莉姆,她可得意了呢,一把攙扶起沒有力氣站穩的凱露。

不再被摸尾巴的凱露似乎逐漸回過神來,“呼~知道了啦,我加入還不行嘛”背過身,還小聲嘀咕了一句,“哼,下賤,居然知道我的弱點,還用這種手段逼迫人家……”,後面的幾句就太小聲了,我也沒有聽清楚了。

“咕嚕咕嚕咕嚕……”,原來是佩可莉姆的肚子發出的響聲。

“啊啦啦,肚子又餓了呢。”

“你這家伙,真是整天就想著吃呢!”。一臉不服氣的凱露抱怨道。

“咕嚕~咕嚕”,這一次,是凱露的肚子發出的咕咕聲,看來,剛才摸尾巴,讓她消耗很快呢

紅著臉的凱露,難為情地看著我,“什麼嘛,都怪你亂摸人家的尾巴,肚子都餓了,哼!”。

“我們吃飯去吧,飯是生命之源泉,吃飽了才有力氣干活呢,走吧走吧。”佩可莉姆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這附近就有家超棒的飯店,可不得了呢”

可可蘿也望我一臉,仿佛要說服我接受佩可莉姆的建議。

摸一下凱露的尾巴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我迫不及待的試了一下

拉著三位美少女的手,我們朝著旅館走去。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