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作為一拳超人的戰力天花板,埼玉的一言一行都被粉絲大佬們一一掰扯出來進行分析。於是我們發現,原作中埼玉曾放走四位怪人!有些人認為就算是興趣使然的英雄,他也不該包庇怪人。本篇就隨拾溜一起,看看埼玉為什麼放走波奇、黑精、假面和餓狼!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在ONE原作版中,埼玉一共“救下”四位怪人,但他們中除了黑色精子都不是純粹的怪人。首先是波奇,它原本是一只普通的斑點狗,因為誤食怪人細胞變得超大只,在被埼玉打敗後它變回了正常大小的小狗,最後被埼玉撿回家飼養。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波奇沒有怪人的欲望,也不曾濫殺無辜,重制版中它曾因餓狼的戰斗干擾,吐出超大鐳射炮,但並沒有出現可見的人員傷亡。波奇的名字是日本人對小狗的通稱,這說明它就是只普通小狗,腦子裡只有主人、吃和玩,埼玉撿走它和撿走一只普通流浪狗沒什麼區別,無可厚非。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而黑色精子實力極為強勁,可以輕松吊打S級英雄,雖然被牛角餓狼打到只剩一個細胞,但只需花一段時間積蓄力量又能重回巔峰。於是黑精舔著臉求埼玉收養的行為,被認為是想要尋求埼玉的庇護,養精蓄銳、卷土重來,而埼玉還真就將它帶回家養起來了。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不少粉絲認為埼玉應該將黑色精子就地抹殺,畢竟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不能給黑色精子重新搞事的機會。但在已經成為最強且人類感情逐漸淡薄的埼玉看來,黑色精子無法對他造成任何威脅,用一個拳頭就能錘死,埼玉收留它的舉動和大象容忍螞蟻在自己身上竄沒差。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而甜心假面和餓狼就更好理解了。在甜心假面為了打怪人、救民眾而暴露怪人身份時,正和傑諾斯逛街的埼玉立刻趕赴現場,為的不是干掉甜心假面,而是為了保護他!因為埼玉知道人心有多麼可怕,“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偏見面前,饒是戰功赫赫的英雄也會被驅逐。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甜心假面雖然因為對美丑的執著淪為了怪人,但他的行事仍是英雄,殺滅對民眾有威脅的怪人,他盡心盡力。盡管壓制A級英雄升入S級、參與英雄評級等行為令他的極端英雄主義蒙上陰影,但在埼玉看來,至少不能讓還有心做英雄的後輩,被民眾的排斥寒了心,因此將其放走。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最後是餓狼,埼玉打敗餓狼後,發現餓狼的內心有自己理想的英雄形象,其實他也想做英雄!雖然餓狼變異成了怪人,但如果他有心做英雄,也沒有必要將他趕盡殺絕,於是埼玉放走了他。而餓狼之後也確實沒有干壞事,原作133話登場時,餓狼已經變成了保護民眾財產的打工人。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說到底,埼玉完全是興趣使然的英雄,他並不需要任何道德上的考量,因為他心裡自有一個衡量善惡的標准,他放走以上這四位怪人也恰恰是因為他善惡分明。波奇就是一條狗,吃下怪人細胞變怪人,就像主人遛狗沒栓繩導致大狗撞倒老人一樣,難不成還要把狗狗處死嗎?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而與其說黑精是被埼玉包庇,倒不如說他是在埼玉手下艱難求生。畢竟埼玉隨時可以碾死他且不會有絲毫心軟。黑精如果逃跑很快會被別的英雄發現,而待在埼玉身邊不僅要犧牲自己的尊嚴,還隨時都有性命之危,雖然它本人可能不在乎,但想想也是蠻慘的。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甜心假面和餓狼不是純粹的怪人,身上背著的也只有怪人的人頭,從未殺過人類。在埼玉看來,怪人形象不是問題,只要他們不作惡、不危害社會,為人類一方增加戰力它不香嗎?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拾溜和埼玉的想法一樣,怪人、英雄都只是一種身份差異,不代表絕對的善惡,人類和怪人雖然是兩種生物,但並非完全水火不容。當怪人身和英雄心結合,我們完全不必阻止假面、餓狼等人成為怪人英雄,埼玉手下留情也無可指摘。

一拳:埼玉放走四位怪人也叫英雄?是善惡分明還是包庇縱容?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