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能看出端倪。

隨著十月新番即將結束,可以發現作品的整體質量比起七月新番有了很大的提升,起碼在聊到黑馬這個問題的時候,首先就可以看到一部滿屏動物、色調灰暗、還闡述了各種社會現象的《BEASTARS》,它可以讓大多數觀眾放下受眾面等主觀因素,在電波對不上的情況下依然覺得這部作品”有點東西”。

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可以看出端倪

但這匹”黑馬”可以說在開播之前就已經預定好了位置,畢竟作為有原作基礎的漫改作品,只要製作組不幹些人神共憤的事情,最終成色自然是相當有保障的。

但原創TV就不一樣了,在2019年的最後一個季度,可以發現今年的原創TV市場似乎在2018文藝復興之後似乎開始大幅回落,畢竟去年一頭一尾的《比宇宙更遠的地方》以及《佐賀偶像是傳奇》可謂是有口皆碑。

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可以看出端倪

至於今年,骨頭社的《CAROLE & TUESDAY》如無意外就是全年原創TV的頂樑柱之一,只不過它面向的顯然不是日本本土觀眾,並且其本身還是一部靠全面質量取勝的”普通”作品,對於電波對不上的觀眾而言,也同樣只能放下主觀因素吹上兩句了。

但是在這個《CAROLE & TUESDAY》順利完結的十月里,意外終究是來了,一部無論最終結局如何都會是一個意外的作品出現了,它就是《星合之空》。

這部作品或許才算得上是傳統意義上的日本原創TV動畫,並且在它的登場時間以及創作立意的兩相結合之下,有可能讓動畫觀眾乃至動畫業界得以重新審視原創TV的價值。

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可以看出端倪

《星合之空》從企劃成立到正式播出足足花了三年多的時間,也就是說在去年在TBS ANIMEFES 2018上公布相關消息時,該企劃已經成立了超過兩年。

作為企劃中原作、全話劇本、監督一手包辦的赤根和樹,在採訪中曾經提到他對原創TV動畫的看法,並且花了相當篇幅將之與當今的各種改編動畫進行比較。他認為當今改編動畫的興盛,很大程度上弱化了動畫給觀眾帶來的衝擊,因為他們有太多的途徑可以提前知道故事的後續甚至是結局,畢竟如今的改編動畫大多在本質上就只是為原作打一次廣告。

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可以看出端倪

相較之下,原創TV動畫雖然沒有原作基礎,但也因此沒有觀眾可以百分百肯定後續發展如何,縱使是穩如《CAROLE & TUESDAY》以及《比宇宙更遠的地方》這樣的作品,其觀眾對於故事後續的期待程度終究是不可同日而語的,因為它們不是”能動就行”的情懷。

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可以看出端倪

原創TV動畫在某種意義上和Web小說興起之前的輕小說十分相似,比起有原作基礎的輕改、漫改甚至是游改動畫,原創TV動畫的企劃出發點以及投資風險都有很大的區別,這種”沒有原作就不能做動畫”的思想更是從上世紀日本動畫市場的起步階段就一直流傳至今,後來隨著《超時空要塞Macross》、《新世紀福音戰士》,以及21世紀初的《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等作品出現,原創TV動畫才逐漸有了一席之地。

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可以看出端倪

沒有原作基礎意味著很多東西,首先無法成為”能動就行”的情懷,就既意味著製作質量門檻的拔高,也意味著宣發上的壓力,赤根和樹所說的原創TV的懸念,同時也可能成為觀眾隨時棄坑的理由,這些總結下來就成了這麼一個關鍵點——觀眾為什麼要看這部最終成色沒有保障的動畫作品?

於是你就可以發現,雖說原創TV的原創性的確可以吊足觀眾胃口,但往往那些可以殺出重圍的作品都在放送階段就給觀眾一種”穩如老狗”的氣息,並且還要從頭穩到最後。而那些穩不到最後的,就有可能變成《ALDNOAH.ZERO》,差一點的就變成《甲鐵城的卡巴內利》,再差一點的就成了《迷家》。

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可以看出端倪

如果從成功的角度來看,《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會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但要說”穩如老狗”,可能2018年的《比宇宙更遠的地方》以及《佐賀偶像是傳奇》會更加貼切,尤其是前者這種滿是動畫特色誇張表現手法,卻還能給觀眾十二分真實感的作品,在那撲面而來的青春氣息下,觀眾的確很難想像要怎樣才能在後面把它給做崩。

於是問題的範圍又得到了進一步的縮小,那就是如何和讓觀眾從創作者所期望的角度進行作品解讀,又如何讓他們對故事產生認同感或是進行相應的思考。

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可以看出端倪

簡單來說,一部作品的成色會影響觀眾用多少理性以及用多少感性去進行解讀,如果最終和創作的出發點產生了較大分歧,那它要不就是曲高和寡的冷門動畫,要不就是人人喊打的《迷家》。

“臭名昭著”的爛片《迷家》,就正是通過荒誕誇張的開局吸引了觀眾的注意,又通過恐怖懸疑的氛圍將觀眾理性解讀帶到極致,但最終想要的卻是觀眾的感性共情。平心而論,如果沒有這一通操作,《迷家》尚且還能算作是一部及格的原創TV,但奈何其製作目的和實際達成的效果實在是相去甚遠。

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可以看出端倪

感性,動畫作為一種創作,大多數的動畫需要的都是觀眾感性的共情。但除去那些本質無厘頭的沙雕番,觀眾在解讀一部動畫作品時,必然還會有相當程度的理性思考,而這種理性就是每一部原創TV,或者說每一位創作者所需要跨過的門檻。

為什麼《ALDNOAH.ZERO》、《甲鐵城的卡巴內利》、《迷家》、甚至是《鐵血的奧爾芬斯》都曾被千夫所指,就是因為大多數觀眾在品味它們的內涵之前,首先就強烈地感受到一種”不合理”。

反觀成功案例,《比宇宙更遠的地方》作為一部完全建立在現代日本舞台上的寫實動畫,它就是完全合理的嗎?並不盡然,但關鍵在於它邁過了觀眾理性解讀的門檻,只要讓觀眾覺得這就是一場”真實的青春”之後,自然就會開始用感性去代入故事之中。

為何2019年原創動畫勢頭回落?從這些動畫或許可以看出端倪

但反過來也可以發現,在各式輕改爛番的狂轟濫炸之下,部分觀眾開始掉轉頭來瘋狂質疑與吐槽每個季度新番的合理性,這無疑就顯得有些自找不自在了。因為對於許多偏重於需要感性共情的動畫而言,往往重要的不是故事合理與否,而是如何去看待這樣的一個既定事實。

這個季度的《星合之空》就會是一個很好的例子,無論是對於想要展現原創TV價值的赤根監督而言,又或是對於當今的動畫觀眾而言都是如此。

《星合之空》憑藉標準的輕鬆動畫風格和反應現實社會問題這一立意之間的反差,用不算如何驚艷的開局故事給觀眾來了一記重錘,這種和主流動畫迥異的創作出發點和敘事方式,某種意義上可謂是開了一個和《迷家》一般大的局,而最終它能不能跨過觀眾的理性門檻就幾乎成了是否崩盤的唯一標準。

鑒於赤根監督對原創TV的理解是建立在懸念之上,這個問題恐怕在短時間內都無法得到一個最終的正面答案,但也正因為如此,《星合之空》才有可能給動畫業界以及觀眾一個重新審視原創TV價值的機會。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