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鬼滅之刃》與《進擊巨人》皆已臨近完結⋯⋯

在2019年的尾聲,兩部王道漫畫作品即將迎來自己的完結,分別是《進擊的巨人》和《鬼滅之刃》,在漫長的連載旅途中,《進擊的巨人》已經連載了10年之久,(2009年9月9日 – 連載中)在動畫第一季出現的2013年,那個時候還是大三的我,就接觸到了這個讓很多非二次元圈的人轉粉的王道漫畫。

就連食夢者都有諫山創的影子,用他那凜冽的畫風和構建出的那個殘酷的世界觀,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

諫山創的創作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在巨人剛剛出世的那前五年里,他塑造了巨人這一人類的天敵,同時將故事變為了牆內人類反抗巨人爭取自由的宏偉詩篇。但在第86話之後,在獲得了必要的勝利之後,他掀開了巨人世界中最大的秘密。

其實在這之前,巨人漫畫中也有過關於主題的爭論,在憲兵團奪取牆內權力的時候,利威爾就問道,我們的敵人到底是?

是巨人呢,還是人類自身呢?

《鬼滅之刃》和《巨人》都已經接近完結...

在86話之前,大多數人是相信諫山創的能力的。但是從86話開始,當世界的秘密掀開之時,許多人開始看空諫山創的劇情能力,認為這是他黔驢技窮的表現,並且一定會朝向著爛尾的方向前進。

這並不是一個非常罕見的事情,就算是《大劍》這樣的殘酷主題的作品,在故事結尾之際也面臨著高開低走。更別說許許多多在開頭風光盡了的動漫《罪惡王冠》和《Aldnoah·Zero》(不確定拼的對不對)都是如此。

其實曾經我也一度這麼懷疑過,但是我的信念還是比較堅定的,因為我在這個故事線的展開中能看到諫山創在努力試圖勾勒著這個故事,讓他不至於開放的很大。

這個故事一定不是一個普適的結局,並不會所有人都感受到舒適,因為這本就是一個殘酷世界的物語。同時有著許多的政治隱喻,在這樣的一部作品中,放在任何一個時代都不過時。倘若在200年後的人類(如果那時候還沒有核戰爭),一定也會樂於去接受這樣的一部作品。

優秀的東西會存留下來,而巨人的優秀在於能讓我們引發諸多思考。

在最新的劇情中,艾倫揭曉了那個隱藏了很久的謎題。在開篇漫畫中的那個標題【致兩千年後的你】,這句話是誰說給誰的呢。

但在最新的漫畫里,艾倫回答了這一切。這個故事要在「坐標」中得到解答。

比如巨人的力量是什麼,始祖巨人為什麼是最強的巨人,進擊的巨人的能力是什麼。這一切都在最近的漫畫中得到解答。

這些答案在過去的漫畫中抽絲剝繭是可以尋得到蛛絲馬跡的,原來始祖尤妮爾等待的是一個能讓她獲得自由的人。跨越了2000年的一個約定,藉由著進擊的巨人的能力來得以實現。

這樣看來,艾倫再也不是那個受氣包,而是全劇的總導演。自從他和希斯托利亞碰到手以後,這一切就已經註定了。艾倫的父親也好,梟也好,無不是相信著艾倫的劇本的角色。

這個大膽而細緻的劇情,直接再次讓巨人的主題得以升華,不禁讓人驚嘆諫山創的劇情能力真是一代鬼才。目前,艾倫選擇了拯救所有同胞而毀滅世界,這和天氣之子的選擇不謀而合,但故事的最後是否能真的如他所願,可能不會那麼順利。

但不管怎麼說,巨人已經陪伴了我們10年,而即將面臨完結。但另一方面,jump台柱之一的鬼滅之刃也將面臨著完結。

現在再也已經不是那個傳統民工漫一樣,需要被迫連載的時代了。jump也選擇讓作者自己選擇完結與否,同時增加網站收稿的方式來增加作品來源。

《鬼滅之刃》的作者小鱷魚老師,在漫畫200話之前可能就要將故事完結掉。

這個故事裡的每個人,無論是鬼還是人,都非常的有自己鮮明的特點。

在動畫篇涵蓋的過程中,鬼滅之刃就已經展現了他豐滿的世界觀。故事並不複雜,一個燒炭的少年拯救變成鬼的妹妹的故事,但這個故事中引入了大量的熱血元素,無論是在動作還是情感上都非常有自己的特色。

第一個故事發生在主角的妹妹變成鬼,主角遇到鬼殺隊的領袖。第二個故事主要講述如何進行艱苦的訓練和選拔,在之後就是打怪升級的過程。故事的戰鬥體系也在這其中不斷被完善。

但即使人類再強大,也難以抵禦鬼,只有少數的人,天賦異稟的人才能成為最強的門派戰士。

在前期渲染的鬼,主要是十二鬼月(也就是最強的12個反派),在之前也介紹過幾個前十二鬼月的鬼。在蜘蛛山遭遇下弦之五時,動畫用第19集的精彩演出演繹了這場戰鬥。

在鬼死亡後,他們逐漸找回自己是人類的記憶。炭治郎的善意會促使他保護下弦之五。不允許水柱去踐踏他的屍體。

在無限列車篇里,第一個炎柱的死亡奠定了本作的基調。

然後接下來的幾個篇章,所有鬼殺隊的劍士們都展現出了一如既往的集中力,無論那是怨念還是執著,亦或者像是初代呼吸子孫的虛無,所有的角色都帶有自己的特色。

而最新的漫畫已經演繹到最終決戰,在此不再劇透。下一篇文章將分析上弦之一、二和三的戰鬥(已經結束),以及人物關係的塑造。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