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繼國緣一與灶門家的回憶在鬼滅之刃187話中繼續著,隨著其作為獵鬼人經歷的揭曉,繼國緣一這個形象也越發豐滿起來。從目前的故事來看,繼國緣一的人生分為兩部分,前一部分是「為自己而活」的人生,後一部分是「為他人而活」的人生。那麼接下來我們就來通過187話及之前的內容,聊聊繼國緣一的兩部分人生。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為自己的人生而活

在加入鬼殺隊之前,緣一是平凡且渺小的人之一。幼時的緣一,重要決定都是由著自己性子來的,和普通孩子沒太大區別。想和兄長一起玩,所以對他說要成為「第二武士」,但在「實戰」後馬上因為不喜歡而放棄了;不想當和尚,嚮往在星空下奔跑,所以就離家出走在星空下跑了一整天;沒有容身之處,又遇到了境遇類似的詩,於是就主動提出要和她回家。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與詩成婚後,成年緣一從普通孩子成長為普通人,他雖然天賦異稟,但既不存在野心也沒有抱負,把「老婆孩子熱炕頭」這樣溫馨且安逸的日子當作「夢想」,可謂「胸無大志」的代表了。當然,這時候的他並知道世界上還有鬼這種生物為禍人間,但就算知道,鰻魚飯覺得他可能也不會主動投身進滅鬼事業中,正如他小時候不會因為想和哥哥一起玩,而真的去以「第二武士」為目標修行劍術一樣,在擁有自己人生的時候,大多數人都不會為別人的人生而活,緣一的本質是平凡人,因此他是大多數。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為他人的人生而活

事實上,鬼殺隊大部分人都是被命運逼成獵鬼人的,產屋敷一族如此,緣一也是如此。妻子的死讓緣一失去了自己所擁有的人生,也成了他加入鬼殺隊的契機。加入鬼殺隊後的緣一意識到了自己的「天命」,他認為自己是為了消滅無慘而出生的,因此開始了為他人的人生而活的人生。坦白來講,緣一這種想法極其中二,儘管按照漫畫的設定,他確實是肩負「天命」的人,但一個成年人如果深信自己是「天命之子」、「為了某種目的而生的存在」,那基本和腦子壞掉了沒區別。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其實從看到妻子屍體的一刻起,繼國緣一就出問題了,如果五百年前的炎柱沒有趕到緣一家,恐怕已經「死機」了十天的緣一真的會死在妻子的屍體面前。煉獄祖先的到來讓緣一知道了鬼殺隊,也知道了鬼這種生物,並進一步產生了「我是為了消滅無慘而誕生的」這種想法,這正是他第二階段人生的悲劇根源。加入鬼殺隊的緣一從「平凡的人」變成了一個「偉大的人」,這一點與其他同伴區別不大,但不同的是,鬼殺隊大部分劍士不會認為自己是「天命之子」,他們頂多是想要親手殺掉無慘而已,但緣一卻將消滅無慘視為自己的「存在意義」和責任,並對此深信不疑。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緣一的「中二病」直接造成了他與無慘一戰的過度自信,187話中的緣一之所以沒有消滅無慘,原因在於他犯了兩個常見於反派boss的錯誤——廢話多、不補刀,這都是他將自己視為「天命之子」所導致的輕敵行為。另外,繼國緣一遭到同伴苛責並被逐出鬼殺隊,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天命之子」身份所累。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緣一被逼切腹的罪名有三,放走珠世確實是鬼殺隊大忌、嚴勝變鬼這樣的株連之罪五百年後依然存在,唯獨沒能徹底無慘這條罪名簡直莫名其妙,這件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功勞,唯獨在緣一這成了錯誤,當時的鬼殺隊劍士們之所以會出現這種迷惑行為,除了他們極其仇恨鬼之外,還有一個最為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們和緣一一樣,都將消滅無慘當成了緣一的「存在意義」和責任。在鬼殺隊大部分劍士眼中,緣一是個不能「墮落」的神,不僅不能犯錯,還不能做出不符合他們預期的行動,這倒是很好的諷刺了上一話出現後就跳腳的偽粉,當然鰻魚飯覺得鱷魚不是故意的。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在這件事上,鰻魚飯非常支持無慘「鬼殺隊非正常人類集團」的說法,因為包括緣一在內的部分鬼殺隊劍士,在187話中就像是一群精神病人。緣一將「消滅無慘」當作自己的責任是他自己中二病爆發,信了緣一中二病的劍士們也是腦子壞掉了,這一出「病人鬧劇」的結果就是自覺沒有盡到責任的緣一,帶著自責和對當主的愧疚心情,被一群認為他沒有盡到責任的劍士趕出鬼殺隊,而無慘則與黑死牟聯手清剿知曉日之呼吸的劍士們,鬼殺隊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又被澆滅了。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被趕出鬼殺隊的緣一其實仍然處於「發病期」,證據就是他在兩年前對炭吉說的「我沒能保護好珍視的一切,也沒有盡到自己人生應盡本分的無用之人」。即使離開了鬼殺隊,他依然將消滅無慘視為自己「應盡本分」,並因此而陷入無盡的自責之中。誠然,緣一確實是人類徹底消滅鬼的希望,是有著「天選之人」設定的角色,但除此之外,他還有一個同樣重要的設定,那就是第一階段人生時的「平凡人」身份,而這才是他的真正本質。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一個平凡人陷入「偉人幻想」中無法自拔,就是緣一第二階段人生的悲劇內核。「天命之子」這個身份是緣一第一階段悲劇人生的救贖,它使得「死機」的緣一找到了新的人生意義,但同時也為他第二階段人生的悲劇種下了種子。而灶門一家的存在,則是緣一第二階段悲劇人生的救贖。深陷於「未能盡到應盡義務」這樣的奇葩自責中的緣一,腦中所想的全是「由於我的失敗,又會有許多生命因鬼而逝去」,但卻從未意識到他的存在拯救了多少人的性命,帶給了多少人希望,守護了多少家庭的幸福,而灶門家的孩子小堇讓他意識到了這一點。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緣一將小堇舉過頭頂,他在看著陽光下的活潑的孩子,突然熱淚盈眶。這個鮮活的生命是因為他的努力才得以降生在世界上,這個幸福的家庭是在他的努力下才得以生存。加入鬼殺隊後的緣一,眼中只有「消滅無慘」這個「應盡的義務」,他認為這樣才能拯救人類,守護那些溫馨而幸福的家庭,但他從沒有想過,自己已經拯救了無數生命和家庭。對於緣一來說,從鬼手中救人與小堇要求的「抱抱」沒有任何區別,以至於他忽視了自己所做的一切。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緣一淚流不止的抱著小堇,因為這孩子是被他拯救的生命和家庭的代表,也是他第二階段人生意義的證明,小堇的笑讓緣一終於意識到自己並不是「一無是處的男人」,這或許也是緣一將耳飾和劍技教給了灶門家的原因。在兩年前(第99話),從未正視被自己所拯救生命的緣一,以「我對你來說並不是什麼特殊的人」回絕了炭吉想要繼承其衣缽的請求,而在被小堇「點醒」之後,緣一將正視自己與灶門家「彼此拯救」的關係,耳飾和火之神神樂舞即是他們羈絆的證明。

鬼滅之刃187話:緣一被小堇救贖,耳飾和神樂舞是羈絆的證明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