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彌豆子沒吃過人,卻在九柱會議上不被認可的原因。

鬼滅之刃中,禰豆子是鬼中一個極為特別的存在,在變鬼初期靠著炭治郎的呼喚與自己的意識控制了吃人的慾望,不同於其他鬼需要靠人的血肉去恢復體力跟提升力量,禰豆子在之後並沒有吃過人,一直靠睡眠來補充體力。

在那田蜘蛛山一戰後,炭治郎與禰豆子被抓回鬼殺隊總部,在九柱會議上九柱中的大部分柱並不認可禰豆子不會吃人的說法,堅持要處理了禰豆子跟包庇鬼的炭治郎,並不是柱們刻意針對,而是鬼滅之刃中世界觀與柱們個人的遭遇決定的。

《鬼滅之刃》:彌豆子沒吃過人,九柱會議上卻不被九柱認可的原因

鬼滅之刃中的人與鬼是對立,鬼食人是常理,人對鬼是厭惡且恐懼的

在鬼滅之刃的世界觀中,人與鬼是對立的生物,鬼雖然是由人轉化,但又以人的血肉為食,人類對於鬼是恐懼又厭惡的,而鬼殺隊的存在就是要把世界上所有惡鬼斬殺,結束這一場悲慘的輪迴,我們站在上帝視角去看才知道禰豆子沒有傷害過人類,但易地處之,如果我們是鬼殺隊的一員,對於禰豆子的看法也會跟九柱一樣。

九柱會議上風柱對於禰豆子的做法太過兇殘,但拋開做法單從立場來看是有必要的,鬼對於人類的傷害持續了幾百年,鬼會傷人並且把人當成食物這是鬼滅之刃中的常識,就像我們現實中如果有人跟你說:我的這隻老虎是不吃肉的,你可以安心跟他呆在一起,我們是不會相信他的,老虎怎麼可能不吃肉?

因為我們從小時候的認識里,老虎就是吃肉的猛獸,人遇到了老虎是有危險的,九柱對於禰豆子的看法跟這個比喻是大同小異的,九柱沒有我們的上帝視角,他們完全不知道禰豆子的情況,對於他們來說禰豆子不傷人完全可以是炭治郎為了保護禰豆子的一面之詞,可信度不高。而鬼對於他們來說就是必須斬殺的存在。

《鬼滅之刃》:彌豆子沒吃過人,九柱會議上卻不被九柱認可的原因

在九柱會議上,就算有了師傅跟義勇的性命保證禰豆子不會傷人,也無法讓其他柱們信服禰豆子不會傷人的事實,風柱的測試過激但很有必要,當初師兄義勇最初看到禰豆子時也是選擇斬殺,炭治郎捨命力保之下,義勇還是動了殺心,如果不是看到了禰豆子在飢餓狀態下還是選擇保護炭治郎,義勇也不會去相信禰豆子是特別的,師傅也是在跟禰豆子朝夕相處中,親眼看著禰豆子兩年之中沒有傷人,才會為禰豆子做下了保證,因為這相當於將鬼殺隊員的安全完全放心交給禰豆子。

《鬼滅之刃》:彌豆子沒吃過人,九柱會議上卻不被九柱認可的原因

即使是以主公的威望也無法說服柱們相信禰豆子今後不會傷人,對於鬼吃人的印象讓九柱出於各方面的考量都不選擇相信禰豆子今後也不會傷人,如果不是風柱的測試讓在場的九柱親眼見識了禰豆子在重傷飢餓的狀態下也極力克制自己的衝動,禰豆子扭頭的那一下才讓其他柱們開始相信禰豆子不會傷人的事實,尤其是最不相信的風柱,因為風柱知道自己的血是稀血,對於鬼來說是極其難以抵擋的誘惑,能夠抵擋得住這種誘惑的禰豆子真的是特別的。

《鬼滅之刃》:彌豆子沒吃過人,九柱會議上卻不被九柱認可的原因

對禰豆子的不信任跟九柱自身的遭遇也有關係,與鬼有血海深仇的九柱怎麼會輕易相信禰豆子呢?

鬼殺隊隊員除了一小部分是為了生活、榮耀等加入之外,大多都是被鬼害得家破人亡,所以選擇加入鬼殺隊為了給親朋好友報仇的,加上柱的實力強大,經歷過的戰鬥與見識讓他們對於鬼的仇恨也遠遠超過其他人,所以不會輕易相信禰豆子不傷人

九柱之中的水柱義勇、岩柱悲鳴嶼行冥、霞柱時透無一郎、風柱不死川實彌、蟲柱蝴蝶忍都跟鬼有著血仇,義勇最好最敬重的朋友銃兔在最終選拔為了保護所有人在與手鬼的戰鬥中戰死,行冥保護的孤兒因為惡鬼來襲,最後把行冥當成了殺人犯送人死牢,無一郎的哥哥有一郎死在鬼手中,實彌的母親變成了鬼開始屠殺家中小孩,不知道行兇是自己母親的實彌為了保護玄彌與已經變成鬼的母親激戰一夜,在黎明到來之時才發現行兇的是自己的母親,而實彌也被慌亂的玄彌大呼是殺人犯,蝴蝶忍的姐姐死在了上弦二童磨之手,經歷了失去最重要的家人朋友的幾位柱在面對禰豆子的時候,怎麼可能會選擇輕易相信禰豆子不會傷人呢?

《鬼滅之刃》:彌豆子沒吃過人,九柱會議上卻不被九柱認可的原因

與鬼長期的作戰中,身為實力強大的柱,他們所要經歷的戰鬥和他們在戰鬥中看到的慘劇,進一步讓他們對於鬼的印象就是給人類帶來不幸與傷害的生物,而且大部分鬼對於力量的追求導致他們失去了最後一絲人性,純粹以殺人為樂,我們不應該忽視了從鬼出現到現在,禰豆子是第二個沒有傷人的鬼(愈史郎應該是第一個,因為珠世的原因,所以只是吸血,沒有吃人),在這之前並沒有鬼不傷人的實例出現在鬼殺隊面前,成千上萬傷人的鬼與兩個沒有傷害過人的鬼的事實,九柱對於禰豆子的不信任從他們的立場來看是沒錯的。

《鬼滅之刃》:彌豆子沒吃過人,九柱會議上卻不被九柱認可的原因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