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185話:村田將補刀無慘?他或許對應蜘蛛山篇的義勇。

鬼滅之刃終章無限城篇已經進入最終決戰階段,故事也即將迎來完結,細心地讀者或許會發現,終章決戰的一些橋段有著很強烈的既視感,仿佛過去看過一樣,這種感覺其實並非錯覺,因為鱷魚早就畫過「低配最終章」,那就是那田蜘蛛山篇。作為鬼滅之刃第一個正式篇章,蜘蛛山篇是漫畫原作故事走入正軌的象徵,也是動畫「封神」的根本原因,而在小編看來,蜘蛛山篇也是大結局的縮影,接下來就來說說這兩個篇章的對應元素。

鬼滅之刃185話:村田將補刀無慘?他或許對應蜘蛛山篇的義勇

灶門兄妹

無慘決戰與蜘蛛山篇最明顯的對應,體現在灶門兄妹的身上。在185話中,禰豆子被父親炭十郎的聲音所喚醒,以救助兄長為目的奔赴戰場,這一段所對應的正是蜘蛛山篇中,禰豆子被母親葵枝所喚醒,以血鬼術輔助兄長戰鬥的情節。另外,蜘蛛山篇炭治郎在走馬燈中回憶起父親炭十郎的情節,也與如今瀕死的炭治郎進入祖先炭吉的回憶相呼應。蜘蛛山篇對父親的回憶讓炭治郎記起火之神神樂,而無慘決戰所看到的祖先記憶,則會令他掌握火之神神樂第十三型。

鬼滅之刃185話:村田將補刀無慘?他或許對應蜘蛛山篇的義勇

無慘與累

除了作為男女主角的灶門兄妹之外,兩個篇章的boss也有著明顯的對應關係。累不僅身世和經歷與無慘相似,二人以恐懼支配部下的手段也如出一轍,就連血鬼術都是一線一繩的對應關係。蜘蛛山篇是主角團們首次遇到在任十二鬼月的篇章,當時累與炭治郎等人的實力差距相當懸殊,這也與無慘在柱面前所展示的壓倒性實力相呼應。

鬼滅之刃185話:村田將補刀無慘?他或許對應蜘蛛山篇的義勇

另外,蜘蛛山之戰的主題是親情,累的虛假羈絆與灶門家真正的親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而到了無限城決戰,鱷魚選擇以更為極端的對比升華主題,主角方不僅是被血脈所連接的「小家庭」親情,更是代表著人類精神的鬼殺隊「大家庭」以信念和真情所編織的羈絆;而反派方也不再是虛假的羈絆,而是完全切斷所有情感聯繫且沒有任何悔意,異化成「不該存在生物」的無慘。

鬼滅之刃185話:村田將補刀無慘?他或許對應蜘蛛山篇的義勇

犧牲者

「柱滅之刃」是鬼滅最為著名的別稱,但事實上,從來就沒有什麼「柱滅之刃」,有的只是「團滅之刃」,因為鱷魚殺人是不看階級的。無論是當主、柱們、玄彌還是無名隊士們,他們都有一個共同身份,那就是鬼殺隊成員,在無限城篇相繼犧牲的他們,所對應的正是蜘蛛山篇喪命的隊士們。鱷魚的殘酷從最終選拔就已經開始,但在蜘蛛山中才算正式對鬼殺隊進行「屠殺」,而無限城篇的慘烈則是蜘蛛山篇的升級版。

鬼滅之刃185話:村田將補刀無慘?他或許對應蜘蛛山篇的義勇

義勇和村田

眾所周知,雖然蜘蛛山篇炭治郎激戰累的場面很燃,但最終消滅累的卻並不是他,而是水柱富岡義勇。如果蜘蛛山篇是無限城篇的縮影,那麼在最終決戰中給無慘致命一擊的或許也不是炭治郎,而與義勇對應的人選,很可能是村田。義勇與村田起點類似,他們都因家人被殺而成為獵鬼人,是同期「躺過」最終考核的水呼劍士,但一個成為了柱,另一個卻一度停留在較低的等級。下弦之五累與鬼王無慘的懸殊差距,與水柱義勇和普通隊士村田的強弱形成微妙的呼應。另外,將炭治郎帶入鬼殺隊的人是義勇,而村田則見證了炭治郎在鬼殺隊的成長,這也是一種對應。

鬼滅之刃185話:村田將補刀無慘?他或許對應蜘蛛山篇的義勇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