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舞辻無慘為何受歡迎?從人設鏡頭講解,闡述粉絲內心真實想法。

平日裡給大家解析《鬼滅之刃》的劇情,已經從各個方面和層次上講解了劇情中所串聯的因果故事,如今這部作品已經正式完結,其中還有很多人物細節沒有探討。今天就為大家一次性的將一位重要角色的人物設定為大家補全,在《鬼滅之刃》的世界中有著這樣一個角色讓粉絲們是又愛又恨,愛她的容貌與身材,恨他的肆無忌憚壞事做盡,這個角色就是榮獲大量粉絲的反派BOSS鬼舞辻無慘。

無論是從漫畫還是動畫制作,鬼舞辻無慘這個角色的設定上在整個作品中都投放了大量的經歷,從原著作者吾峠呼世晴到動畫制作“飛碟社”,可見他在本作中的核心位置的體現,正是這種重視的程度和用心,鬼舞辻無慘才能在人氣榜上高居不下,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Cosplay圈內,都曾一度掀起風潮。

鬼舞辻無慘人氣飆升的原因

角色走紅必定有驚人之舉或者有驚世駭俗之事,而鬼舞辻無慘的走紅則是由於性別的轉換,以及剿滅下弦事件的襯托。動畫第一季最後一集中,無限城集結下弦肅清劇情佔據了本話劇情三分之二的時長。其中主要內容除了描述下弦慘遭肅清以外,大量的場景鋪墊都是在鬼舞辻無慘自身形象的刻畫之中,我們不妨從多個角度來讓大家了解一下這種極度反差設定的優勢。

鬼舞辻無慘為何受歡迎?從人設鏡頭講解,闡述粉絲內心真實想法

女版鬼舞辻無慘初次登場

  1. 人設故事起因:鬼舞辻無慘的人設是從出生到成為鬼王,完全是因為身患惡疾所致。仁醫為了救他性命多次嘗試各種方法,最終在治療未完成階段被鬼舞辻無慘舉刀殺害。這是直面傳達給讀者和觀眾最為直白的信息,仁醫之死的前提條件是無慘覺得醫生是在浪費自己的生命存活時間。
  2. 人設性格展現:鬼舞辻無慘的性格展現可以用一個字來表現“慫”,直白點說“窩裡橫”。對自己人張揚跋扈,在外面純屬小心翼翼那種性格,但內心卻勢比天高有著誰都看不上眼的勁頭。賴以生存成為了多次面臨死亡時的恐懼心理演變成如今這種現狀,可以說是知道自己的死期,每天都在等待著死亡來臨的感覺,逐漸使自己心理扭曲,所以懼怕死亡,也不由任何人提及“死”這一詞。

以上這些人設屬性都是由作品最為直觀的表達鬼舞辻無慘作為惡的一方所展現出來的屬性,那麼無慘真正受到粉絲青睞原因則是男轉女的造型設定之上,這一設定無疑是對症下藥,對上粉絲們的口味。 

分鏡處理展示細膩之處

鬼舞辻無慘在首次出場時是在淺草與炭治郎相遇事件,珠世第一次登場。淺草造型一身西裝洋服佩戴洋帽,一種邁克風格撲面而來,為此很多粉絲調侃無慘是MJ形象刻畫。但是在動畫26話之中,擁有著高精度擬人能力的鬼舞辻無慘以女性形象登台時,想必很多人跟我當時的反應一樣“哇”的一聲吃驚到合不攏嘴。細心的粉絲可能也已經發現,26話無限城中肅清下弦時制作組所采用的分鏡與切鏡處理,大量的鏡頭都給到了鬼舞辻無慘自身與面部表情微妙的變化之處。

鬼舞辻無慘為何受歡迎?從人設鏡頭講解,闡述粉絲內心真實想法

鬼舞辻無慘的俯視下弦鏡頭

俯視下弦時鏡頭:從鏡頭切鏡來看,就可以看出這次“飛碟社”對鬼舞辻無慘人物刻畫的細膩之處。在這個俯視下弦的鏡頭中,無慘整個面部塑造繪畫體現的淋漓盡致,無論是臉型還是妝容,還有發型。都時刻應證到了下弦無法辨別出這就是“那位大人”。

鬼舞辻無慘為何受歡迎?從人設鏡頭講解,闡述粉絲內心真實想法

鬼舞辻無慘45°側顏下弦仰視鏡頭

下弦45°仰視側顏的鏡頭:站在下弦的角度面對隨性無慘大人給出的分鏡處理也表現得相當到位,當下弦提出自己的理由時,被毫無理由的無情反駁,從語氣到面部還有眼神中充滿的氣氛的細微變化,在45°仰視側顏的鏡頭中表現得恰到好處。

鬼舞辻無慘為何受歡迎?從人設鏡頭講解,闡述粉絲內心真實想法

鬼舞辻無慘水平角度側顏完美展現

水平側顏角度鏡頭:其實在這一話劇情中最為耀眼的兩處顏值巔峰展現則是在鬼舞辻無慘動手剿滅下弦時給的分鏡處理,在處理第一個下弦之時利用水平側顏角度鏡頭展現了女性鬼舞辻無慘超高顏值。這也是最為吸睛的地方,讓我的目光深深的被無慘大人地美貌所吸引。

鬼舞辻無慘為何受歡迎?從人設鏡頭講解,闡述粉絲內心真實想法

鬼舞辻無慘半面容動作展現鏡頭

半顏值動作鏡頭:第二處細節刻畫則是無慘對僅存的下弦一下達指令的動作演繹,從眼部動作到手部動作,配合著半顏值鏡頭的運動。無時無刻不在展現鬼舞辻無慘女性化的一面,一個手勢到眼神轉變,對於女性觀眾而言都能體會到眼前這個“無慘大人”的婀娜與妖嬈。這一系列的刻畫無疑不是體現超高精度的擬人能力,但在觀眾看來鬼舞辻無慘的這次女性化操作,無疑給人一種太過犯規的表現。

善惡對比,加深人設惡的體現

無論是從形象與氣質而言,女性化的鬼舞辻無慘設定無疑是成功地,在不失惡的主題下成功的展示出了女性所有的形象與內心波動。其實做一個簡單的對比更加體現出角色的細膩之處,珠世被無慘所轉化,從展示出的劇情敘事中我們可以清楚地了解到丈夫與孩子都葬送在珠世手中。而珠世從登場開始則是以擺脫“這位大人的詛咒”開啟了自己的贖罪生涯。但在珠世的形象言語與舉動中大家可以明顯地分辨出是一種婦人氣質。

鬼舞辻無慘為何受歡迎?從人設鏡頭講解,闡述粉絲內心真實想法

珠世

然而鬼舞辻無慘則不同,兩個角色有著明顯的差異。其中最為細節的一點不知道有多少人發現,鬼舞辻無慘身穿和服出場時的場景,身著的和服與珠世有著極大差異。很多小伙伴可能不了解,都是身穿和服有什麼區別,這也就是制作組非常細心的一處。

在日本服裝文化中和服有著不一樣的代表意義,和服不僅代表女性的裝扮和審美。更代表著女性的身份,這個身份指的就是“已婚或者未婚”。和服的選擇與穿著就能看出這位女性是否已婚,因為和服在穿著上不僅講究工序,也講究未婚者與已婚者的選擇。和服分為振袖與留袖,振袖是未婚女性穿著,留袖則是給已婚女性穿著。而無慘的和服裝扮與珠世的則明顯不同,這也是其中的服裝講究之處。

對於兩個角色的惡對比體現,一個是被逼無奈一個是單純的惡,毫無理由的惡。珠世的種種人設都給人一種浪子回頭的感覺,而無慘則是單純的隨性,以自身為鬼王為主變本加厲無視自然法則無視一切。

觀眾的主觀意識加深概念

任何一個作品中角色的渲染與細膩刻畫都脫離不了觀眾的主觀意識,這就是一個概念問題。無論哪個國家人文的教育從幼年就會被灌輸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中華上下五千年歷史文化流傳的長河之中,也要教育著我們每一個知恩圖報,要懂得感恩,正所謂“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反之忘恩負義也會背上千古罵名遭萬人唾棄,這最基本的道理就不做詳細贅述了。

我們再來反觀鬼舞辻無慘的舉動,在自己生命貧危之際,將為自己救治的醫生殺害。為了尋求克服陽光的方法,大量制造鬼族軍團尋找青色彼岸花。為了防止鬼殺隊的襲來,創立了私人保鏢十二鬼月,對待部下如同棋子,隨之可棄,隨手可得,直叫人恨得牙癢癢。

在日式人文文化中主觀定義也是如此,很多小伙伴看過不少番劇,日番中最多體現的則是長幼之分,老少之別。並且對於稱呼都是有著相當嚴格的講究,直呼其名都是一種不尊重,只有到了一定程度的關系,才可以直呼其名諱。而對於恩與仇恨的劃分,他們也有著屬於自己的理解。我們管這類內容名為德,而在日本則被稱之為義理,對於恩惠對他們來說最為沉重,報恩也最難承受。而這種報恩則是會定義為“社會義理”明指就是同伴幫助了你,你對他回報。往往我們經常看到動漫劇情有得到受到幫助的人第一時間回去回報對方,從來沒有拖泥帶水直至於不顧的狀態,這就是“義理”概念下的一種表現。日式文化非常注重“義理”。

鬼舞辻無慘為何受歡迎?從人設鏡頭講解,闡述粉絲內心真實想法

鬼舞辻無慘

反觀鬼舞辻無慘,他的舉動明顯是觸犯了“義理”,另外對無辜人類的虐殺和傷害,造成的是自身對產屋敷家族的名譽的損壞,無慘的一舉一動都與產屋敷一族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他的行為影響家族的聲譽。聲譽對於家族來說大過於生命,這也就是武士刀中宣揚的切腹謝罪也要保全名譽一說,在這部作品中也多次看到了關於謝罪的內容。而站在“義理”的角度上,產屋敷圍剿無慘是清理門戶。而鬼殺隊其他成員則是完成“義理”義務,因為報仇一種道德行為,具有攻擊性的行為會被認定為“義理”之外,為了名譽也好,為了仇恨也罷只要洗清了自己的名譽或者家族威望,就不會構成所謂的攻擊罪名,只是將其認定為一種清算舊賬的行為。鬼舞辻無慘面臨的主角團圍剿,則是主角團為家人清算舊賬的行為。

在我們看來,主角就是為了仇恨而報仇,是一種主觀本能概念上的認知,但在日本人文之中則是一個大致相同但又有所不同的微妙定義,這也就是國文的差異。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淺草相遇事件,換做我們大多數常人以我們的觀念來看,即使是繁華的街道面對滅門凶手站在眼前,第一反應就是舉刀相向沖上前去殊死相搏。而作品闡述出來的炭治郎一個未成年的孩子第一反應非常的理智,而是在為身邊的人類擔憂,這就是文化差異影響所導致。

鬼舞辻無慘為何受歡迎?從人設鏡頭講解,闡述粉絲內心真實想法

鬼舞辻無慘同人作品

正是觀眾主觀概念上的認知,更加會讓鬼舞辻無慘作惡的一面展現得極為透徹和明顯。

粉絲所喜愛鬼舞辻無慘的原因

綜上所述,以上種種的制作與人設不僅成功加速了鬼舞辻無慘角色的深入刻畫與塑造,也是粉絲喜愛這個角色前提。不然也不會流傳出讓人又愛又恨的反派角色,如果這部作品鬼舞辻無慘的形象以純惡一鏡到底,恐怕漫圈中流傳出來的並是不請他喝茶吃紫藤花餅這樣的口號,而是會變成團戰可以輸,無慘必須死的局面。對於粉絲們為何會喜愛鬼舞辻無慘的真正原因,那麼在這裡我就直白的說出大家內心想法。其實大家就是喜歡女性化的鬼舞辻無慘,“你那是喜歡嗎?你明明就是饞她的身子,啥也不是!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