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劇情虐心卻受粉絲青睞,日式人文與創作手法的體現。

《鬼滅之刃》漫畫已經進入了終章,而目前很多伏筆沒有得到吾峠呼世晴的解惑。自從去年的動畫上映之後,這部作品在短短的一年之中就突破了重圍,在充斥著海洋般的新作之中脫穎而出,一度成為了漫畫熱銷榜的頭魁作品。有不少漫迷覺得《鬼滅之刃》只是一部中規中矩的作品,除了飛碟社動畫制作的成果之外,原著漫畫的劇情老套,渲染親情元素濃厚虐心以外,並沒有什麼突出的亮點可言。

存在這一觀點的漫迷有很多,或許正是不喜歡這種情節的故事才有著對這部作品主觀概念,正像我們通常所指“蘿卜青菜各有所愛”一樣,畢竟人無完人不能做到讓任何人都喜歡,更何況是由人創作出來的動漫作品也是一樣。對於喜歡這部作品的粉絲來講都喜歡這部作品的什麼呢?今天就與大家分享一下我對這部作品的一些觀念。

《鬼滅之刃》劇情虐心卻受粉絲青睞,日式人文與創作手法的體現

鬼滅之刃-蛇柱伊黑小芭內

作者思路清晰的創作手法

很多粉絲在看過《鬼滅之刃》的劇情後,都會隨之調侃的奉上一句被譽為“鱷魚的吾峠呼世晴老師沒有心,從不善良。”正是因為整個作品中大家所喜歡的角色,都在作者的筆下無情的領了盒飯,論虐心而言不比其他團滅類作品差,更是有很多粉絲因為吾峠呼世晴是荒木老師的粉絲進行調侃。其實這也是漫迷對這位迷一樣的漫畫作家的一種認可。自解析動漫作品以來,深入的去了解一部作品,你會發現作者的創作思路也非常的清奇,創作手法也多種多樣。

我們就以《鬼滅之刃》的創作手法來講,漫畫本身就是一個敘事的作品呈現在觀眾與讀者眼前,像小說一樣用繪畫圖文的形式進行展現。在整個故事的框架之中要做到細膩不亂,減少創作出錯畢竟要采用一些特殊的標記,那就是角色名字。很多小伙伴曾經發來私信提及《鬼滅之刃》是一部日漫作品,你用我們中文漢語去解讀其中的含義會有所偏差。最為直觀的我們直接就用作品內容來講,不管是用什麼樣的語言,其中我們中華漢字博大精深的文化體系是可以勝任解讀任作品。

創作手法的體現:

  1. 名字的標注:在進行故事的創作和編排是角色的名字起到了至關重要性的作用,劇情之中設計角色之多,為了讓劇情清晰角色故事不混亂,名字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以九柱最終存活的風柱不死川實彌與水柱富岡義勇來說最為典型,風柱弟弟不死川玄彌上一一戰中領了盒飯,玄在中文的含義中代表著模糊玄妙的意思,在日文中代表著變化。而這些都是虛無的意義,從玄彌的武技來看,不會呼吸之法通過吞噬鬼的獲取能力,最終化為了虛無。義勇師兄的名字更為貼切,遵循著武士精神的義勇之道。
  2. 平衡法則:往往我們在追番中,通常看了太多的戰斗番和龍傲天式的爽番,不管雙方實力如何戰斗場景,往往是以正義的一方勝利,正義一方永遠沒有任何折損,哪怕是實力懸殊也會僅存著主角光環的威力覺醒將反派抹殺。另一種則是我們通常所說的開掛碾壓局勢,不管反派角色多麼厲害,在主人公面前永遠是戰五渣的狀態。而《鬼滅之刃》體現則不同,對於我而言讓我到了主角逐漸養成的經歷,即使面對實力強勁的九柱依然遵循著在“死亡”面前人人平等的自然法則,總是充斥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在鬼舞辻無慘已經成為世界上戰力處於超自然的存在時,繼國緣一的出現將整個人類與鬼族的實力拉回平衡的起點。即使大決戰中出現九柱人員傷亡,在遵循平衡的同時更加渲染了伙伴之間的感情色彩。
  3. 劇情緊湊:整個作品的劇情前慢後熱,給觀眾一個過渡的心態,前段章節雖然緩慢,但充斥著大量的搞笑元素給人一種輕松愉悅的心情。無限列車篇開啟之時便成為了整個作品的白熱化階段,劇情緊湊細膩,從不拖泥帶水。
《鬼滅之刃》劇情虐心卻受粉絲青睞,日式人文與創作手法的體現

鬼滅之刃-炭治郎

日式人文的背景體現

故事的創作都源自於時代背景的襯托,作為大正時代起漫畫所創作的背景與還原程度體現的淋漓盡致,無論是從服裝還是建築還有工業使用的物品,在淺草篇章中就得到了明顯展示,這裡就不為大家一一舉例了。在這裡就與大家分享我從中發現的人文,雖然是大正時代,我們不能用現在的眼光去同等看待大正時代的故事,但在創作上可以看出作者也些許加入了許多現代的人文文化在其中。

《鬼滅之刃》劇情虐心卻受粉絲青睞,日式人文與創作手法的體現

大正時代-鬼舞辻無慘一家人穿著西洋裝

在整個劇情之中有明顯的幾處體現,角色設定中炭治郎是一個非常沉穩又心細的人,但在面對仇人鬼舞辻無慘的舉動卻給人一種強烈的反差,對於一個十幾歲的少年來說這份沉著與冷靜幾乎異於常人。我們都非常的清楚,面對這種殺親之仇對於一個少年來說,無疑是面臨著失控不顧忌周邊所有也要與其拼命相搏,反觀炭治郎在淺草一事中,首次遇見鬼舞辻無慘之時,第一反應是仇人既然以人類的身份生活在這個富饒的城市之中,第二反應則是對身邊出現的女士和小女孩產生質疑,質疑她們不知道危險不知道身邊這個男人的身份,第三反應是突發狀況,淺草男子被鬼舞辻無慘轉化失控,炭治郎沖上前去制止。

《鬼滅之刃》劇情虐心卻受粉絲青睞,日式人文與創作手法的體現

鬼滅之刃-炭治郎淺草初遇鬼舞辻無慘事件

對於這一點,一個少年在如此深仇大恨面前能夠做到成年人未必能做到的理智和理性,確實讓很多人產生疑惑,當然也包括我在內。對於淺草整個炭治郎的舉動,按照正常的解析思路無疑是脫離不了劇情人設和故事鋪墊的解答。第一、炭治郎從首話開篇之中就會利用自己的天賦幫助村民進行排憂解難,擅長分析。第二、家族遭遇突變,使自己獨自承擔起照顧成為鬼的妹妹越發的思維與做事變得非常成熟。但這些因素都逃離不了理智為根本因素。

其實這就體現了日式人文中存在“義理”文化,大家在動漫中接觸“義理”一詞時,想必大多數都是在情人節看到女主人公為其他的角色制作送出“義理”巧克力。在日式文化中任何事情都存在“義理”的體現,包括名譽、恩惠、仇恨。《鬼滅之刃》鬼殺隊以武士為原型,宣揚著武士精神,在名譽上的體現也非常的明顯,劍士們總是抱著視死如歸的冒險精神,而往往在生存之中維護自己的名譽確實最為困難的事情。

以繼國岩勝和桑島慈悟郎為例,繼國緣一加入鬼殺隊後不僅教會了身邊所有的劍士熟用呼吸之法之後,這就是一種恩惠,而繼國緣一的名聲掃地,則是因為繼國岩勝舍棄了人類的尊嚴,武士的精神投靠了鬼舞辻無慘成為十二鬼月上弦一。此時鬼殺隊中的劍士紛紛指責和要求繼國緣一切腹自盡來謝罪,日式文化中“對自己名聲的義理”受到損壞,就無權受到自己或者他人的尊重,然而武士精神也是一樣。在武士精神的烘托之下,繼國緣一與繼國岩勝應該成為什麼樣的人,在他人的眼中就已經注定,正如同武士應該怎樣穿著,擁有怎樣的教誨和佩刀,如何行事等等。當你舍棄這一切之時,就打破了武士精神的觀念,違背了自己名譽上的義理,不僅是當事人本人,甚至整個家族都會為此蒙羞。這也就是為何獪岳走了岩勝的老路,桑島慈悟郎選擇自裁的覺悟。

《鬼滅之刃》劇情虐心卻受粉絲青睞,日式人文與創作手法的體現

鬼滅之刃-炭治郎

如上所述,我們反觀炭治郎為何在初次見到滅門之仇的鬼舞辻無慘沒有刀劍相向反而更加的理智處理眼前的一切。在日式文化中“義理”是一種美德,它將恩惠與仇恨都包含在內,報恩與報仇都是一樣道德行為,具有攻擊性的行為會被認定為“義理”之外,為了名譽也好,為了仇恨也罷只要洗清了自己的名譽或者家族威望,就不會構成所謂的攻擊罪名,只是將其認定為一種清算舊賬的行為。給人一種看似“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的表現。實則是一種克制因素,大家都清楚大正時期的前身是有維新改革而來,而這種改革是建立在德川幕府武士階級統治之上,幕府時期對武士統治就是一種嚴於律己的統治要求,雖然大正時期人們接受了極端精神與文化的接納轉變,但在鬼殺隊之中所屬的成員則都是在農民與手工民傳承下裡的偏遠階級。

劇情虐心卻深受觀眾與讀者喜愛的原因

縱觀整個《鬼滅之刃》的劇情,作者吾峠呼世晴手中的畫筆如同肆意許久的屠刀,而作品中的角色卻如同案板上任他宰割的羔羊一般。每當有九柱成員逝去,都給讀者一份沉重的打擊,如此的虐心的情節卻讓很多人都愛不釋手的不由自主去看。

在這一點上我在追番過程之中卻深有體會,在這裡說下我自己的感想,只代表個人意見。

我們在追番的過程之中往往體現作品給我們帶來的快感,想看勁爆燃風格的就以戰斗場景居多的作品去選擇,喜歡戀愛的往往都會去選擇愛情題材的作品。然而《鬼滅之刃》的體現正如開頭提及的平衡因素,讓我們習慣了習以為常的完美戰況換了另一種方式進行收尾,無時無刻都給人一種牽引的感覺,當煉獄杏壽郎戰死之時,我們都會期望或者揣測著其他九柱成員的最終結果,每當戰斗之時,又想看到其華麗的戰斗場景,又擔心著自己的心儀角色的生命安危,始終將讀者與觀眾的心懸起。即使當看到自己喜歡角色陣亡時,都會暗自發誓不會在追下去了,但每當畫末之時都會埋藏著一個轉折,讓你不由得去聯想,吊足了胃口。可以說作者在拿捏讀者心裡這塊抓得非常牢靠。

《鬼滅之刃》劇情虐心卻受粉絲青睞,日式人文與創作手法的體現

鬼滅之刃-蝴蝶忍

正是應對了大家常說的那句“好奇心害死貓”,明知道最終的戰況會虐心,但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雙手去打開新一話的漫畫去尋求那個迫切想知道的答案,滿足讀者與觀眾的追尋真相的心理。

總結

通常一部漫畫作品,作者從起初的創作,就有著大致的框架,如何讓作品升華,那就完全憑借著自己的創作手法和細膩的劃分,讓劇情變得有始有終即有合理化。在遵循各個故事情節所設定背景之下,通過歷史因素和現代的人文相結合,利用讀者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做足了死死拿捏粉絲心態黏性的懸疑和轉折,這樣一部作品恐怕在大眾人們的眼中一但接觸恐怕很難在放下了吧。當然,最讓我覺得整體追番舒適的體驗除了情感渲染的濃厚色彩之外,就是劇情的連貫與流暢性,不像居多作品那樣拖泥帶水進入角色回憶錄和回憶殺的劇情。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