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義勇未能保護炭治郎,再次自閉,余生都會活在愧疚之中。

鬼滅前期的劇情不算太沉重,義勇起到活躍氣氛的作用。但隨著劇情的推進,發現義勇也有著不為人知的傷心往事。在義勇心中,他不配稱為水柱,所以與其他柱顯得格格不入。其他柱覺得義勇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實際上只是義勇覺得自己沒資格和九柱一起修煉罷了。

鬼滅之刃:義勇未能保護炭治郎,再次自閉,余生都會活在愧疚之中

姐姐和錆兎之死是義勇的心結,但決戰前這個心結已被炭治郎解開。而如今炭治郎死在了義勇的面前,鱷魚老師這招過於虐心,讓炭治郎成為義勇再次自閉的因素。如果能重來,義勇願代替炭治郎去死。以前的義勇很弱小,所以會被他人保護。當義勇變強後,卻未能保護炭治郎。

鬼滅之刃:義勇未能保護炭治郎,再次自閉,余生都會活在愧疚之中

對戰上弦三時,炭治郎和義勇互相幫助,終於取得勝利。但到了鬼舞辻這一關,難度 史詩級增加。即便如此,鬼殺隊配合藥劑的弱化,依然能把鬼舞辻拖延到曬太陽的時刻。鬼舞辻幻化巨嬰准備跑路,炭治郎推開了握刀的義勇,相當於救了義勇一命。

鬼滅之刃:義勇未能保護炭治郎,再次自閉,余生都會活在愧疚之中

這一推很關鍵,是炭治郎保護了義勇,否則義勇被吞噬的話也難活命。巨嬰體內或許沒有攻擊手段,但缺氧是必然的。加上炭治郎此前受到的重創,能堅持到鬼舞辻化成灰已是極限。

鬼滅之刃:義勇未能保護炭治郎,再次自閉,余生都會活在愧疚之中

當義勇知道炭治郎去世後,抱歉已經無法表達內心的愧疚。原本被炭治郎開導並敞開心扉的義勇,還是要面臨自閉,這次又有誰能解開他的心結?義勇認為自己一直被別人保護,即便變強了,還是一樣的結果。況且義勇的人生只剩下4年,這是斑紋的副作用。炭治郎之死對義勇打擊很大,義勇余生都會活在愧疚之中。

鬼滅之刃:義勇未能保護炭治郎,再次自閉,余生都會活在愧疚之中

風柱和義勇都屬於那種可憐人,活著對他們而言算不上真正的幸福。只剩幾年壽命,卻無法釋懷過去。尤其是義勇,他的炭治郎的愧疚太深了。是炭治郎教給義勇如何做一個樂觀的人,在炭治郎死後,無法想象義勇如何樂觀起來。

鬼滅之刃:義勇未能保護炭治郎,再次自閉,余生都會活在愧疚之中

總結:最終決戰結束後,三柱和炭治郎死亡。義勇對於炭治郎的死相當愧疚,覺得他未能保護炭治郎,自己反而是被保護的那個。義勇再次自閉,道歉也無濟於事,只想聽到炭治郎開口說話。作為斑紋劍士,義勇的壽命不多了,余生都會活在愧疚之中。相比於姐姐和錆兎,炭治郎的死對義勇沖擊最大。炭治郎當初解開義勇的心結,現在又被炭治郎給關上,這就是鱷魚老師劇情的虐心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