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面具背後的寓意,成為角色鱗瀧左近次設定細節關鍵。

在平日生活中往往很多事情的變化都會影響著我們的一生,人生之中往往有幾大幸事成為我們幸福的源泉,那便是親情、愛情、與友情。人的一生之中常常有著這樣一句話,出門遇貴人、得良師、交益友便會在以後的生活中如日中天。然而動漫作品的創作元素依然也是圍繞著這些情感之上,在《鬼滅之刃》的世界中也是以親情、友情為主旨增加了作品的渲染與風采。主角炭治郎與妹妹禰豆子遭遇了滅頂之災首次遇到了水柱富岡義勇的救助,從此人生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僅得到了恩師的指導還有了突如其來的眾多好友,我妻善逸與伊之助的出現更是承擔了炭治郎獨身戰鬥那份孤獨與寂寞,可以放心的將自己的身後交給這些生死之交的益友。

《鬼滅之刃》面具背後的寓意,成為角色鱗瀧左近次設定細節關鍵

鱗瀧左近次收到福岡義勇的推薦信

除此之外,改變主角一生的人除了師兄富岡義勇之外,則是他的第一位恩師。一位帶著天狗面具身居山林的神秘老人,前任水柱鱗瀧左近次腳程奇快且無聲,說話溫和但不失威嚴,性格穩重。之所以要帶著凶神惡煞的天狗面具,是因為過去曾被鬼嘲笑過自己的面相太過於溫柔。劇情設定之中除了鱗瀧左近次佩戴天狗面具之外,還有鑄刀村的刀匠都佩戴了不同的面具,面具的設定又有著怎樣寓意呢?師父鱗瀧左近次為何設定選擇的天狗面具,不僅是因為遮擋溫柔的面向,更是傳遞出他在鬼殺隊承載的經歷與過往。

鱗瀧左近次是個怎樣的角色

俗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作者將鱗瀧左近次角色設定可謂是體現的淋漓盡致。從接到徒弟富岡義勇推薦炭治郎的兄妹的信件之時,字裡行間中無時無刻都在表現著師兄義勇對鱗瀧左近次尊敬與敬佩。讀完信件之後的鱗瀧左近次並沒有多做任何事情,便起身前往尋找炭治郎與禰豆子的所在地。

《鬼滅之刃》面具背後的寓意,成為角色鱗瀧左近次設定細節關鍵

鬼滅之刃-鱗瀧左近次

初次見面經過一系列的實驗,二人帶上了山,並開始訓練炭治郎成為斬鬼劍士,同時一直在照顧著沉睡的禰豆子。將自己畢生所學傳授給炭治郎之後,並且阻止炭治郎參加最終選拔。只因當年的手鬼將自己的弟子全部殺害,為了不讓炭治郎白白送命設下砍巨石的難題。

《鬼滅之刃》面具背後的寓意,成為角色鱗瀧左近次設定細節關鍵

鱗瀧左近次對炭治郎的巨石考驗

最終,鱗瀧左近次還是選擇了認同炭治郎。決定給炭治郎送行的那天晚上特地為其準備一份豐盛的火鍋大餐,慶祝其完成學業。同時,鱗瀧做了一個名為”消災狐面”的木製面具,將它作為護身符送給炭治郎,祈求炭治郎能夠平安歸來。這兩年之中,鱗瀧左近次的種種行為不僅是良師更像是炭治郎與禰豆子的第二個「父親」,對其教誨,對這對兄妹關懷與照顧處處體現著無微不至的親情。

面具的含義,作者為何選擇天狗面具設定鱗瀧左近次

原著介紹中鱗瀧左近次由於面相溫柔之所以才會佩戴天狗的面具,只是因為天狗面具兇悍。確切的說天狗更像是鱗瀧左近次最為接近根本的所在。在日本民間的傳說文化中,天狗常常被民間的信仰認定為妖怪。有著又高又長的紅鼻子還有通紅的面容,手持團扇或者羽扇還有寶槌。

《鬼滅之刃》面具背後的寓意,成為角色鱗瀧左近次設定細節關鍵

天狗面具

天狗身材高大,穿著山伏背後長著巨大的雙翼,通常居住深山老林之中。有著難以想像的怪力與神力。腰間通常懸掛著武士刀,腳下通常穿著日本傳統的高腳木屐。隨身帶著蓑衣可以隨時將自己隱藏起來不被世人所發現。

天狗最早起源於中世紀後期,人們想像中的天狗,是一個攻擊人類,拐走迷失於森林裡的人,有著翅膀可以飛行的神秘生物。從而出現了古時候小孩子失蹤的事件稱之為「神隱」事件發生,通常也被稱之為被神明隱藏起來的意思。

《日本書紀》中記載日本最早發現天狗的是一名僧人,聽到天空中傳來奇怪的聲音,接著有東西像流星般迅速地從頭頂飛過,書中首次用「天狗」來描述僧人所見之物,當時的人們把其想像成「老鷹」的形象。而平安時代的《今昔物語集》更記載天狗會幻化成佛、僧、聖人的形象,或附身於人類身上。

此外也有其他多種關於天狗由來的傳說,日本自始至終就是一個儒教教育式國家,很多人認為天狗是從江戶時代由於中國的商人傳入了日本,伴隨著民間流傳的傳說被人們添油加醋一傳十,十傳百通過這樣的形式變成了當地人們鬼神文化的特殊色彩。基於天狗紅臉高鼻的外貌,有人認為他的起源應該是猿田彥命,即《古事記》里接引天津彥彥火瓊瓊杵尊自高天原前往葦原中國的國神。書中描寫他相貌怪異、面如紅棗,由於接引有功,被封為道祖神之一。

《鬼滅之刃》面具背後的寓意,成為角色鱗瀧左近次設定細節關鍵

鬼滅之刃-佩戴天狗面具的鱗瀧左近次

日本隨著時代的變化,鬼神文化被民間流傳形式各自不同,平安時代佛教盛行日本,據說天狗想來欺騙修行普通的僧人,便附之其身並使之生病。因此僧侶們便與天狗大戰,打敗天狗並將之比喻作人世的異常和動亂的根源,主張將天狗鎮壓,因此有人說「天狗」一詞是天台宗的僧人所創。鎌倉時代的《是害坊繪卷》繪畫出中國天狗「是害坊」和天台宗僧侶大戰的情景,到了中世以後,更產生了天狗出現便會招致天下大亂的說法。室町時代搜集民間傳說的的《御伽草子》里有一個描寫「天狗」的故事:著名武將源義經的父親源義朝在平治之亂戰敗,被平氏家族捉去,於是將他寄養在京都的鞍馬寺[1]。源義經在寺中修行期間,決心要為父親報仇,因而每天入山習劍。他遇見了傳說中的天狗,並學習到了劍術,後來他真的打敗了平氏。至此從而天狗轉變成為了民間作為神的信仰。這段時期開始,將天狗視為怨靈的說法也開始減少,而天狗是山神的說法則因而開始盛行,從一些妖怪圖鑑上看到的天狗,外貌像一個白鬍子白長眉的怪老人,而其隱居于山中,則視為其修煉之地。

綜上所述,作者設定鱗瀧左近次以佩戴天狗面具的形象出現,無疑是將這個角色塑造的更加豐滿更加形象。對於鬼來說鱗瀧左近次更像是民間流傳著帶來厄運的天狗,對於人類而言他更像是人們所信奉的神明的詮釋。退居一線之後隱居深山,將自己所在駐地演變成孩子們修行之地,教他們習得呼吸之法和水之呼吸劍技。

消災狐面的暗喻

除了鱗瀧左近次本身自帶的天狗面具,炭治郎參加最終選拔臨行前得到師父贈於的消災狐面,更是體驗了鱗瀧左近次對當時神明文化的信仰。不僅是炭治郎,包括前面歷任的徒弟和義勇師兄都曾獲得過一枚消災狐面。

《鬼滅之刃》面具背後的寓意,成為角色鱗瀧左近次設定細節關鍵

炭治郎參加最終選拔時帶著消災狐面

狐面是日本在神樂或祭奠的時候所使用的一種面具,從《鬼滅之刃》這部作品的時間線就可以看出當時的文化背景,主講大正時期,從平安時代到開始到江戶時代,日本政治體系治理均已重農業發展,國民以農民居多。自民間鬼神文化起源之後,農民所信奉的則是稻荷神。稻荷神是日本神話中穀物、食物之神的總稱,包括倉稻魂命、豐宇氣毘賣神、保食神、大宜都比賣、若宇迦賣神、御饌津神等。神道之外,佛教的荼枳尼天因為神佛習合,也被視為稻荷神。

《鬼滅之刃》面具背後的寓意,成為角色鱗瀧左近次設定細節關鍵

黑狐面具

同樣的是日本中世紀起,將狐狸視為稻荷神的使者,有著人類與神明之間溝通的橋樑作用。狐狸能夠自由來往於人界與靈界之間。所以古代的巫女一般會帶上這種面具,向稻荷神祈禱豐收。自江戶時代之後城市化發展極具迅速,生活在農村的大量稻荷神的信徒進入城市,也將稻荷信仰擴散到日本的都市之中。

反觀《鬼滅之刃》中的設定,產屋敷家族創立的鬼殺隊,按時代背景角度來看,所有的劍士和成員都被歸納與「野武士」出身。而整個體系大多數都是以農業和手工業成員居多,例如灶門世家世世代代從事與火相關的職業,鑄刀村世世代代延續著為鬼殺隊鑄造日輪刀。其餘多數為農戶,即便是大正時代,迎合著鬼舞辻無慘所創造的鬼族,對自身斬鬼而言依然也相信著神明的存在。這也就是為何會有著鱗瀧左近次將狐面作為消災之物贈與每個徒弟,讓他們參加最終選拔的考核,在細節與情感線上的豐富突出角色豐滿的程度。

情感線突出角色多元化的屬性

上面說到鱗瀧左近次人設最大的亮點則是體現在「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細節上,從炭治郎兄妹納入門下之日起,每日不斷的嚴格訓練,和平常的日常生活起居,對他們都處於無微不至的照顧狀態之下。擔心炭治郎會想其他徒弟們一樣一去不會,更是想方設法設下了阻撓的障礙,更像是一個父親害怕失去孩子一般。當炭治郎訓練或參加最中選拔考核,鱗瀧左近次都會陪坐在禰豆子的身邊給予精心照顧。

《鬼滅之刃》面具背後的寓意,成為角色鱗瀧左近次設定細節關鍵

鬼滅之刃-炭治郎最終選拔歸來,鱗瀧左近次抱住兩個人孩子場景

對於這位恩師而言,在這部作品中最為直擊觀眾和漫迷心靈的兩個鏡頭,想必鬼滅的粉絲永遠都不會忘記。炭治郎通過最終選拔拖著疲憊的身軀歸來之際,妹妹禰豆子從昏睡中驚醒破門而出抱住哥哥,鱗瀧左近次從後面抱住兩個孩子的感人場景確實直擊讀者和粉絲們的淚點,正像一個父親在等待著自己的孩子在危險之中平安歸來,一個懸著心頓時落地的感受。

《鬼滅之刃》面具背後的寓意,成為角色鱗瀧左近次設定細節關鍵

鬼滅之刃-炭治郎通過最終選拔歸來

臨行前的送行與為鬼妹禰豆子在鬼殺隊的擔保場景中,確實感動到不少粉絲為這位良師而流淚。明知鬼殺隊的隊律,在沒有告知任何人的情況下,以自己與富岡義勇還有炭治郎的性命為禰豆子擔保她不會襲擊人類而為當主寫信。而同樣違反隊律的富岡義勇師兄也責無旁貸二話不說的就遵循了信件中所提及的擔保,可見鱗瀧左近次在眾多徒弟中心目中的地位和信賴。

總結 

《鬼滅之刃》雖然是被飛碟以動畫的形式帶入了火熱期,但從實質看來還是歸功於有著這樣一個好的原著漫畫為基礎才是最為關鍵的所在。正是原著漫畫中的這些細微的細節將人物的塑造體現的更加豐滿,劇情的緊張從慢熱到緊張有條有序,不拖泥帶水,融合各種時代背景下的因素將故事創作細膩才是最終優勢,簡簡單單的幾處細節將一個出場並不多的角色刻畫極具有風度,這也正是作者如何吸引觀眾和粉絲的關鍵所在。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