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炭治郎兄妹遭遇歷程,鬼殺隊興亡衰敗,恐變倒敘回憶。

隨著如今火熱好評《鬼滅之刃》漫畫不斷的更新,在很多劇情與細節上,鬼滅粉絲們始終擰不過「鱷魚」老師這塊大腿。但凡是漫迷們對劇情中有所期待的角色往往在最重要的環節都沒有善始善終的結局,反而是襯託了這悲慘的人生得到解脫宿命。

從悲慘到解脫詮釋了一個新的動漫領域完美結局的觀點,以往大家所看到的劇情從不好的開始到收官都會出現一個溫馨的結局,使讀者和觀眾沉溺在一種大跨度的美好之中。反觀《鬼滅之刃》作者被譽為「鱷魚」稱號的吾峠呼世晴似乎對於「美好」與「善良」有著與眾人不一樣的理解方式,縱然出現了《鬼滅之刃》變為《柱滅之刃》的效果。這部作品也正如「鱷魚」老師對美好的認知,一切事態的發生,當角色們分分鐘領了盒飯才算是真正的美好,解脫便意味著「善良」至高點。

《鬼滅之刃》炭治郎兄妹遭遇歷程,鬼殺隊興亡衰敗,恐變倒敘回憶

如今《鬼滅之刃》卻變成一部粉絲們不期望結局如何的作品,反而是將更多的關注點體現在了劇情的發展之上。每次的起源都是希望「鱷魚」老師能夠「手下留情」,還給主角們還有鬼殺隊們一個完整的收官,不希望在看到其中的角色再有任何的生離死別,恐怕是前面的窒息操作也著實讓大家難以接受,從無限列車開始就頻繁出現了柱犧牲的狀態。現在又到了最為關鍵的無限城崩塌決戰篇,大家都痛恨無慘這個親兒子設定,上一篇章中好不容易看到沒有人員領便當的情節,但是「鱷魚」老師也不忘提醒一下粉絲們這是「柱滅」之刃,用愈史郎的貓代替了柱的死亡,萌寵都不放過,還有什麼不會發生。

《鬼滅之刃》炭治郎兄妹遭遇歷程,鬼殺隊興亡衰敗,恐變倒敘回憶

現在劇情又進一步推進,蛇柱不僅開了斑紋而且研究出了赫刀紅刃的奧義。自從蛇柱透露出對戀柱甘露寺的愛慕之情,鱷魚老師的畫筆就對兩人一發不可收拾。安排各種的情節,蛇柱各種赴死的宣誓,不只是與鬼舞辻無慘同歸於盡,哪怕是戰勝無慘,都要自己自殺洗刷自身的罪孽,這樣才能與戀柱門當戶對。四柱雖然獲得了血清,但戀柱的退場沒有得到貓柱的救治,鬼舞辻無慘表示的五分鐘內的劇情,恐怕脫離不了有柱犧牲的情節,這一對很難逃脫生死戀的命運。

《鬼滅之刃》炭治郎兄妹遭遇歷程,鬼殺隊興亡衰敗,恐變倒敘回憶

《鬼滅之刃》最大的特色不只是呼吸之法,而是各種回憶與記憶繼承的劇情,每個角色在離場時都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走馬燈。從逝去的炎柱煉獄杏壽郎、蟲柱蝴蝶忍、霞柱時透無一郎等詮釋了一切。最關鍵的信息也是由走馬燈來繼承和遺傳,就來鬼族的成員也不例外,被斬殺的鬼都是通過走馬燈來完結自己的一生。如今炭治郎在接受祖先的記憶,了解繼國緣一的歷史和經歷。善逸通過回憶「爺爺」的故事不斷的突破自我。禰豆子在父母的召喚下多次救助了哥哥炭治郎,都與走馬燈回憶密切關聯。這一特色也成為了漫迷們最為擔心的問題,那就是最終結局變為某個人的回憶倒敘故事。這也與目前最讓人嘆為觀止的路人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唯一一個從頭活到尾的路人角色。

《鬼滅之刃》炭治郎兄妹遭遇歷程,鬼殺隊興亡衰敗,恐變倒敘回憶

路柱村田身經百戰曾百勝,無論是小戰野鬼中戰下弦上到鬼舞辻無慘,村田的身影無處不在。往往村田的出現給劇情都會帶來一個奇蹟般的翻轉。每次戰役村田基本都處於傷其膚的狀態,從未到像其他角色甚至主角一樣重傷倒地無法迎戰,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穿梭與戰場之中。已經獲得了眾人所頒發的「路柱、錦鯉,幸運王」的稱號,最為重要的一點走馬燈的回憶,目前在場的成員中幾乎全部刻畫了所有的角色,只有這個活蹦亂跳的村田也成為了粉絲們最為擔心的問題,擔心這一切的故事都講成為村田在鬼殺隊一事的回憶倒敘。

根據「鱷魚」老師的脾氣,對角色反轉上不會留給粉絲們太多的情面,但是從結局的反轉上不是沒有可能接受粉絲對結局猜測的安排,恐怕村田才是最終的人生贏家吧,目睹了一切,還變成了自己走馬燈!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