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兒子與親兒子和親閨女爭寵之戰,論《鬼滅之刃》角色地位重要性。

《鬼滅之刃》雖然是作者吾峠呼世晴創作的斬鬼題材的動漫作品,從目前劇情上的發展則更像是一部家庭多胎爭寵的鬥爭故事。目前蛇柱已經開啟了赫刀紅刃的狀態準備屠殺鬼舞辻無慘,根據「鱷魚」老師的態度似乎也沒有那麼容易看著自己的「乾兒子」在此落幕,戰局中的柱們恐怕在接下來的一小時內劇情中各自被鬼舞辻無慘突破,至於為什麼,也不用明確的作為表達,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看法。

想必也是鬼滅粉絲們一致認可的事情,作為整個劇情線都是由鬼舞辻無慘引發的戰鬥,實則也是為了爭奪家庭之中最高寵溺的權利才導致這樣狗血劇情發生。也正是父親「鱷魚」老師一直處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狀態,看著三個孩子在上演各種大戲。

乾兒子—鬼舞辻無慘

鬼舞辻無慘在作者心目中可以說是乾兒子的存在,根據劇情的設定平安時代誕生為鬼生存了上千年,不僅混的風生水起而且還肆意擴張自己的勢力。身為父親的「鱷魚」老師都處於一種「由他去吧」的心態,這個樣的寵溺也讓他更加的肆無忌憚。不僅如此,為了對這個乾兒子的疼愛,作者還為其設計好幾身造型,從西洋范到和風貴婦范等等。在乾兒子不開心的時候,還能安排一些路人和手下讓他解悶,例如以老闆的身份肅清下玄,體驗有妻有女兒的生活實踐。賦予了他各種能力與天賦,唯獨為了讓他不要過度淘氣才制定了一個將其束縛的設定「怕陽光」。

乾兒子與親兒子和親閨女爭寵之戰,論《鬼滅之刃》角色地位重要性

鬼舞辻無慘

但是對於乾兒子鬼舞辻無慘來說,似乎是由於得到溺愛太多有點迷失自我。在作死的路上不停的試探著父親對自己懊惱發活的底線。一年中可以不斷將路人變為鬼,可以將看中的人才歸納到十二鬼月中,可以隨意的更換十二鬼月人員,但唯獨不能觸碰的底線就是對家中的親閨女下手。而鬼舞辻無慘正是覺得親閨女太受寵才有了如此的舉動,上山屠了灶門世家,對作者親閨女禰豆子下了手。

乾兒子與親兒子和親閨女爭寵之戰,論《鬼滅之刃》角色地位重要性

鬼舞辻無慘

正是因為這一點觸及到了身為父親的底線,所以才安排了諸如此類的各種柱的角色來教育他,讓他意識到錯誤,不能欺負作者所謂的親閨女,畢竟鬼舞辻無慘是乾兒子。有著這樣一層關係在,只是簡單的教訓和恐嚇。所以至今為止鬼殺隊的成員沒有權利對他造成終結,哪怕現在頭腦發熱的蛇柱,都將以失敗而宣布告終。對於鬼舞辻無慘這種孩子也就再一次傷害親閨女禰豆子時候,恐怕就會被作者清理門戶了,而且要讓親女兒親自動手才算合理。

親閨女—灶門禰豆子

禰豆子在作者心裡的地位實屬排在了親閨女地位上,設定上體現的非常真實。受到鬼舞辻無慘欺負不用怕,不與他同流合污。鬼舞辻無慘可以變換各種形態,還要依靠吸食人類血液為生,躲避陽光才能夠生存。為了安撫親女兒受傷的心靈,必然要選擇獨特的方式,可愛的女兒就要保持可愛的形象,不僅能變換身材大小保持女性的可愛形象,還可以不吸食血液,照樣能從大太陽照射下悠閒度日。受到鬼舞辻無慘下屬欺負時不怕,前期受欺負後期給你安排將他們吊打,實力比他們更強,從手球鬼之後的種種劇情上就有著明確的「鱷魚buff」加成。

乾兒子與親兒子和親閨女爭寵之戰,論《鬼滅之刃》角色地位重要性

灶門禰豆子

還給配備了一個妹控屬性的哥哥貼身跟隨保護,一個不夠就安排三個,後期加上一個對其追求的我妻善逸,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伊之助,出門自帶三保鏢為自己保駕護航,平日裡所有的事宜都不用自己親自動手,每天只負責睡美容養顏覺,什麼時候想活動了什麼時候在登場亮相,吸引下觀眾們的眼球。

乾兒子與親兒子和親閨女爭寵之戰,論《鬼滅之刃》角色地位重要性

灶門禰豆子

鬼舞辻無慘的人手太多也不用怕,鬼殺隊所有的成員都是禰豆子的堅強後盾,大家衝鋒陷陣禰豆子只負責後方支援就可以了。最新話的劇情中,禰豆子沖山救兄,嘴中的獠牙也麼明顯沒有了。顯然也是作者特意安排的藥劑起到了作用,在最終的劇情上恐怕禰豆子不僅能恢復為人類,而且還保留著特殊的能力,自己的血液不僅能解毒,而且還能拯救其他變為鬼的人類,例如愈史郎或許都能再度變回人類,還有淺草的路人。

乾兒子與親兒子和親閨女爭寵之戰,論《鬼滅之刃》角色地位重要性

灶門禰豆子

由此可見禰豆子在「鱷魚」老師心中的重要性。非一般普通角色能夠比擬的,雖然是有主角三人組,但三人的修煉歷程都沒有禰豆子睡一覺戰力提升來的實實在在。

親兒子—村田

路人王村田實則是「鱷魚」創造的親兒子,登場頻率幾乎與禰豆子和鬼舞辻無慘差不多。每次紛爭戰鬥的出現,村田都會在緊要的關頭出現,似乎詮釋著「鱷魚」老師在說:「村田,快去看看,鬼舞辻無慘又在欺負禰豆子他們了,你去看看什麼情況回來告訴我,我好安排。」也正是由於這一點村田才能在大大小小的「家族」戰中全身而退。

乾兒子與親兒子和親閨女爭寵之戰,論《鬼滅之刃》角色地位重要性

村田

每場戰役中像鬼殺隊劍士還有柱都奮戰到生離死別,村田無非就是破損個衣服,傷個手指,略帶些許的擦傷返回故地。就如同別人的生死之戰在他的眼中像小朋友打架一般,而村田的傷情就仿佛告訴讀者我這是拉架被誤傷導致的感覺一樣,可見這名副其實的親兒子設定就是與眾不同。村田一個幸運加成爆棚的男人,無論各種險情,村田都能參與其中並且全身而退,如錦鯉一般吉祥物的存在。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