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變「慘滅之刃」,蛇戀將變生死戀。

想必今天看完188話漫畫的鬼滅粉絲們又是眼淚一把鼻涕一把,或許這也是鬼滅這部作品中唯一能體現關於愛情的故事情節。雖然不是完美的愛情,但蛇柱伊黑小芭內對戀柱甘露寺蜜璃的暗戀也非常的虐心。

本以為會有一個可以詮釋戀情的故事,可在鱷魚老師的眼中別說戀情的幻想,即使有這種萌芽出現也會扼殺在搖籃之中。鱷魚老師不僅將撒狗糧視為禁忌,就是簡單的暗戀都不會讓大家如願以償的得到好的結果。

所以在接下來的劇情中甜甜的戀情故事恐怕不會在有了,不過在角色背景的故事中,作者將「慘」字發揮到了極致,細數整個劇情故事,似乎沒有一個不悲慘的歷史背景,不僅如此好端端的《鬼滅之刃》從「沙雕之刃」演變到「柱滅之刃」後,又逐漸的走向了「慘滅之刃」。不僅要滅鬼舞辻無慘而且還要闡述柱們的悲慘過去,一個比一個慘。

《鬼滅之刃》變「慘滅之刃」,蛇戀將變生死戀,最快的男人是關鍵

通透世界BUG

目前的劇情跌宕起伏可謂是將我虐了一邊又一邊,期初還能抵擋鬼舞辻無慘攻擊甚至躲避的柱們,現在已經連無慘的攻擊都無法招架了。在岩柱老大所說的話語中,仿佛又透露出了不可思議的信息。鬼舞辻無慘的攻擊速度不斷加快,範圍也不斷的擴大。岩柱無法看清無慘的攻擊路數,還有根本就沒有時間利用通透世界來觀察無慘的攻擊意圖和動向。柱們身為擁有著呼吸之法的劍士,既然開了斑紋就能達到看實物如同通透一般,可這次出現的戰局分析,明顯不利於場上的柱們。

《鬼滅之刃》變「慘滅之刃」,蛇戀將變生死戀,最快的男人是關鍵

在岩柱大哥所說的這段話語中,後天開啟斑紋的劍士是無法達到持續保持通透世界境地的。這裡有可能會有人反駁,開了斑紋達到通透的能力,只是無慘的攻擊快到他們已經無法用通透去洞察無慘的行為和動作。不過在這一點上,比較漫畫中所闡述的信息。天生擁有這個神力的人是繼國緣一,從他小的時候與劍教官對戰之後對黑死牟所說的話非常的明確,在對方發動攻擊時他的肌肉的運作,就能判定他的動作。這也可以確認一點,就是後期劍士到達的境界對通透掌握的還需要一定的練度。戀柱甘露寺蜜璃受傷也完全無法預測攻擊的路徑,完全是在憑藉自己的感覺去行動所導致。

《鬼滅之刃》變「慘滅之刃」,蛇戀將變生死戀,最快的男人是關鍵

蛇柱立flag終要領盒飯

在這次的劇情中,令人傷心難過的恐怕就是蛇柱伊黑小芭內悲慘回憶。他的遭遇處境讓我不禁聯想到了之前看到的《多羅羅》其中一話的劇情,也是鬼與村莊達成交易的劇情有著相似的共同點,一個是以路人遊客為祭品,一個是以村落中的嬰兒為祭品。而蛇柱就誕生在了這樣的家族之中,為了能夠豐衣足食鬼去掠奪資源養村莊,而村民們就要獻祭自己剛出生的孩子。蛇柱的遭遇與繼國緣一的出生非常的相似,緣一因為斑紋被認定為災難,而且還差點遭遇親父所殺。伊黑小芭內因為異樣的瞳孔就被家人拿來當了祭品,而關於蛇柱遭遇的鬼顯然又闡述了另一個特別的寓意,大部分鬼都是以人形形態出現的,只有蜘蛛山一行中的累哥和累父而言(起初累父也是以人形出現),蛇柱家族則是半人半蛇的體徵。這對於無慘挑選轉化為鬼的選擇上恐怕有一定的伏筆。

《鬼滅之刃》變「慘滅之刃」,蛇戀將變生死戀,最快的男人是關鍵

蛇柱伊黑小芭內的故事這裡不做描述,大家還是看漫畫的比較好,能夠深刻的感受,只能用虐心來形容,對於蛇柱立下的拉都拉不回來的flag來看,恐怕也是下一個要獻祭的角色「我不想再有任何人死去,如果鬼一開始就不存在這個世上,如果能和你在平平淡淡日常生活中相遇,如果不先去死一次將這流動在體內骯髒的血液整副換掉,我想打到無慘後去死,再次轉世為人的話,一定要告訴你,我喜歡你」。雖然是想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甘露寺蜜璃,但目前還是帶著遺憾沖向了無慘,場上的柱幾乎都受到了無慘的攻擊負傷,還夾雜著血液的侵蝕。恐怕接下里也會發生大家突然喪失行動能力的一幕。不過這次的信息描述。很多小夥伴們都已經非常明確的知道,鱷魚老師這次是不允許戀愛故事的發生。

最快的男人是關鍵

面對目前鬼舞辻無慘開掛式的攻擊模式,恐怕不只是等炭治郎在祖先的記憶繼承學會火神神樂十三型那麼簡單,要在絕對的力量上和速度上相知匹配才是關鍵,而目前炭治郎宕機開發中,場上柱們陷入持久戰會加大走向劣勢的速度,看作者這次操作,更不像是簡單畫死一個蛇柱來收場。在速度與力量的上恐怕只有這個最快的男人能短暫的抗衡一下了,他就是鬼哭狼嚎的我妻善逸。

《鬼滅之刃》變「慘滅之刃」,蛇戀將變生死戀,最快的男人是關鍵

我妻善逸的雷之呼吸加上自己獨創的七型,雷之呼吸本身以迅捷而聞名,在善逸多次的戰鬥中,在速度上有著絕對的優勢,目前,村田已經出現在了戰場上並且成功轉移了炭治郎,這也就表明這香奈乎與伊之助還有善逸等人都在附近,恐怕用不了幾話內容就會出現在無慘的面前。

不過最後令人擔心的是,鱷魚老師會不會將一切戀情真真切切的扼殺在搖籃里,如果這一戰中香奈乎要是被屠刀了,支持香奈乎與炭治郎的組合的粉絲恐怕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吧。

Close Menu